五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

《弗洛伊德自傳》 第一章
2012-05-29 23:52:12   來源:   評論:0 點擊:

  這套《自傳》叢書中有幾位作者,他們在自己傳記的篇首就擔心接受這項任務會遇到極大的困難。我覺得和他們相比,我面臨的困難更為艱巨;因為,這類文章我發表過不止一篇,從那些文章題目的性質來看,我個人經...
 


  這套《自傳》叢書中有幾位作者,他們在自己傳記的篇首就擔心接受這項任務會遇到極大的困難。我覺得和他們相比,我面臨的困難更為艱巨;因為,這類文章我發表過不止一篇,從那些文章題目的性質來看,我個人經歷的記述已經超過了通常所需要的,或者在有些情況下必需占有的篇幅。

  我第一次介紹精神分析學的進展和內容,是一九〇九年在馬薩諸塞州伍斯特市的克拉克大學,當時,我應邀參加了該校二十周年的校慶活動,并在那里作了五次講演。就在前不久、美國準備要出一本介紹二十世紀初有關情況的集子,鑒于該書編者認識到精神分析學的重要性,打算專辟一章予以介紹,我又欣然為他們寫了一篇內容相仿的文章。在這兩次中間,我還發表過一篇名為《精神分析運動史》的論文,我在這里要講的基本內容,其實在那篇文章中皆已有所論及。因此,為了避免前后不一,避免完全重復,我必須將主觀態度和客觀評價、個人生平和歷史材料重新有機地結合起來,加以敘述。

  一八五六年五月六日,我出生在摩拉維亞一個名叫弗賴堡的小城鎮里,那地方現在屬于捷克斯洛伐克。我父母都是猶太人,我也保持著這一血統。我有理由相信,我的祖輩很早就在萊因河畔(科隆)定居生活;由于十四、十五世紀那里對猶太人大肆迫害,他們才背井離鄉,向東逃難;到了十九世紀,他們又離開了立陶宛,穿過加西里亞,遷返德奧故地。我四歲時來到了維也納,在那里完成了全部學業。在中學里,我在班上連續七年名列前茅,并曾經享受到一些特別優待,幾乎所有的課程都免試通過。那時候,家里生活非常拮據,但父親對我選擇職業一事,則始終主張由我自己去決定。無論是那時還是在晚年,我對醫生這一職業并無特別的偏好。倒是一種對人而不是對物的好奇心,使我改變了想法;可是,我那時還不懂,觀察乃是滿足這種好奇心的最好方式之一。我差不多從識字的時候起,便迷上了圣經故事,正象我很晚才發現的那樣,這對我的興趣愛好具有長久的影響。我在學校里有位高年級的好友,后來成了一位頗有名氣的政治家,在他強有力的影響下,我曾經萌生過象他那樣去學習法律,從事社會活動的想法。那些年頭,達爾文的學說是一個很熱門的話題,這些理論使人們覺得,人類對世界的認識可望產生一個重大的飛躍,所以它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然而就在畢業離校前夕,在卡爾·布呂爾教授(Carl Brüh1)給我們上的—堂大課上,我聽了他朗誦的歌德描寫大自然的優美動人的散文,于是決定攻讀醫學專業。

  一八七三年我剛進大學不久,就覺得有些失望。我先是發現,周圍人滿以為我會因為自己是猶太人而感到自卑和疏遠。我絕對不會這么認為。我從來不知道為什么要對自己的出身或者如人們所說的“種族”感到羞恥。于是,我就在這樣不受歡迎的情況下置身子大學這個社圈,并沒有感到太多的遺憾;我認為,對于一個積極的進取者來說,再怎么排擠,他還是能在社會的某個角落,尋得一塊立身之地。但話又要說回來,在大學里的這些最初感受對我的影響,后來證明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年紀輕輕便已處于反對派的地位,嘗到了被“緊密團結的大多數”壓制的命運。這為我以后的獨立判斷力的形成,多少打下了一些基礎。

  除此之外,在大學的頭幾年里,我還發現,自己以前求知心切,曾同時涉足多門學科,但由于天賦中的某些特性和局限,使我難以在其中大部分領域有所作為。這時,我才深深領悟到靡菲斯特告誡的真諦:

你不用為學問東奔酉忙, 
每個人只能學習他所能學到的東西。

  我終于在思斯特·布呂克的生理實驗室里找到了歸宿、得到了滿足,結識了我所敬慕并引為楷模的師友:偉大的布呂克本人,他的助手西格蒙德·?怂辜{11和思斯特·弗萊施爾·馮,馬克索夫,12能與后面這位很有天賦的弗萊施爾·馮·馬克索夫結為好友,我感到不勝榮幸。13布呂克把一個神經系統組織學方面的問題交我研究;我出色地完成了這一任務,并且獨立地將這項工作推進了一步。從一八七六年到一八八二年間,除了幾次短暫的停歇,我始終在生理實驗室工作,那時一般都認為,我已被確定替補將空缺的助教位置。14我對醫學的各個領域,除了精神病學以外,一概不感興趣。由于自己放松了醫學方面的研究工作,所以直到一八八一年,我才得到了多少有點來遲的醫學博土學位。

  一八八二年對我來說是個轉折點,那—年尊師布呂克見我經濟上有困難,認為我父親不該在我身上破費大量錢財,他極力勸我放棄理論性工作。我聽從了他的勸告,離開了生理實驗室,來到維也納總醫院15當了一名“臨床實習醫師”。不久,我又升任住院醫師,在各個科室工作,并有半年多時間跟從梅涅特16。對于梅涅特的工作及其人格,我早在大學時代就已有了頗深的印象。

  雖然工作變了,但從某種意義上說,我依然守著自己最初開創的路子。以前布呂克交給我的課題,是研究一種屬于最低級魚類(幼態八目鰻Ammocoetes PetromyZon)的脊髓17;后來我的工作轉到人的中樞神經系統方面。就在那時,弗賴西希(Flechsig)發現了神經纖維髓鞘形成的非共生性,這一發現清楚地揭示了髓鞘束產生的復雜過程。我一開始就選擇延髓(medulla obIongata)作為一個并且是唯一的研究課題,這正是我工作延續發展的又一標志。在大學的前幾年,我搞研究的特點是題大面廣,層層鋪開,這時已經大為不同了,我開始集中力量專攻一個課題或難點。以后我始終堅持這種方式,為此常常招來以偏概全的指責。

  進大腦研究所以后,我又象早先在生理實驗室那樣積極從事研究。在醫院幾年,我寫了若干篇短文,討論髓鞘束的過程以及延髓中的中心起端問題18,這些成果皆由埃丁格爾19正式記錄了下來。有一次,以前我還未在他手下時就破例讓我出入他的實驗室的梅涅特,談到自己年事己高,對新事物已力不從心,因此建議我專搞大腦解剖,并答應把他的課程交給我上。但我對委以如此重任深感惶恐不安,婉言謝絕了他的建議;另外,也許那時我就已經在猜想,這位權威人物是不會對我友善相待的。 

  從本質上來說,大腦解剖實際上就是生理學,我出于經濟上的考慮,開始轉而研究神經方面的疾病。那時的維也納,這方面的專家寥寥無幾,用于研究的材料也都分散在醫院的各個部門,科研條件極差,因此只有靠自己來摸索。就連因著述大腦定位而剛獲得提升的諾特納格爾20,也未能將神經病理學和醫學的其他分支區分開來。這時,遠方響起了沙可21的大名;于是,我定了一個計劃,打算先在維也納獲得神經病學講師的職稱,然后前往巴黎繼續深造。

  以后的幾年里,我在繼續住院醫生工作的同時,發表了多篇神經系統器質性疾病的臨床觀察報告。我對這一領域的情況逐漸熟悉起來。我對延髓損傷的位置定域之準確,以致幾乎成為定論。在維也納,是我第一個將診斷為急性多神經炎的病例,送去作尸體剖檢。

  我的這些診斷以及事后的確認,使我漸漸有了名氣,并引來了一批美國醫生上門求教,于是,我用半生不熟的英語,給他們講解科里的病例:我對神經癥一竅不道,有一次講課時,我把持續性頭痛的神經癥患者介紹成患了慢性局部腦膜炎;聽者頓時憤然起身,離座而去,我這個教學上的新手只得收場作罷。不過,我還要為自己說幾句話,在這種事發生的年代,即使是維也納的一些大名鼎鼎的權威,也常常要把神經衰弱診斷為腦溜。

  一八八五年春, 由于發表了組織和臨床方面偽論著,我升任為神經病理學講師。過后不久,承蒙布呂克熱心推薦,我被授予一筆數目可觀的出國獎學金22。是年秋天,我就動身銷往巴黎。

  我在薩爾帕屈里哀醫院23就學,不過,作為外國來訪者中的一員,我開始時并不引人注意。有一天,我聽沙可嘆道,自從戰爭爆發后,他和他的講稿的德譯者之間斷了聯系;他很希望有人能把他手頭一部新的講稿譯成德文。我給他寫了封信,表示愿意一試。如今,我仍然記得信中有一句話的大意是:我只是苦于“I'aPhasie motrice”,而不是“I'aphasie sensorielle du francais"24沙可接受了我的建議,這樣,我便進入了他私人關系的圈子里,并從那以后,參與了醫院里的全部活動。

  寫上面這些內容的時候,我收到了不少來自法國的論文和文章,那些文章不但對接受精神分拆學表示強烈的反對,而且還不時對我和法國學派的關系妄加評斷。比如,有人說我借游訪法國之際,熟悉了皮埃爾·雅內25的理論,然后搜為已有。在此,我想明確地指出,我在薩爾帕屈里哀醫院訪問學習之時,雅內的名字還尚未引起太多的注意呢。

  與沙可在一起的日子里,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對癮病的幾項最新研究,其中有些是我親眼目睹的。例如,他證實了癔病病象的真實性及其規律性(“introite et hic dii sunt”)26,確認男性身上也常常會產生癔病,他還證明催眠暗示能夠引起癔病性麻痹和攣縮,而且這些人為癥狀的特征甚至在細微末節上,也和創傷引起的自發性發病完全一樣。沙可的不少演證,一開始就使我和其他來訪者感到震驚與懷疑,我們曾試圖求助于當則的某種理論,以證明我們的懷疑是有道理的。對于諸如此類的懷疑,沙可總是耐心聽取,善意對待,但同時,他也有自己的決斷。在一次類似的爭論中,他(談到理論時)評論說:“這不影響它的存在”,此話在我腦子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27

  當然,沙可那時講授的知識,今天看來并不一定完全適用:其中有些已經有了疑義,有些已被時間所淘汰?墒沁有相當部分保留了下來,在科學的寶庫中找到了一席永久的位置。我在離開巴黎之前,曾和這位權威人物討論過自己的計劃,我打算把捻病性麻痹和器質性麻痹進行比較研究。我希望證實一個命題,即在癮病中,麻痹和身體各部位的感覺缺失,是以一般人觀念中的界限,而不是根據解剖學的原理劃分的。沙可對我的看法表示同意,但是不難看出,他對深入觀察神經癥的心理因素28,并無特別興趣。畢竟,他的研究工作是從病理解剖學起步的。 

  我回到也納的時候,先在柏林逗留了幾個星期,以便了解一些兒童常見疾病方面的知識。那時任維也納一家公立兒童醫院院長的卡索紹茨29曾說過,要我負責兒童神經癥科的工作。在柏林,我受到了巴金斯基30的熱情幫助和接待。以后的若干年里,我在卡索維茨的醫院里出版了幾本頗有份量的著作,專門論述幼兒大腦單雙側麻痹癥31。由于這個緣故,諾特納格爾后來(一八九七年)把他的大作《治療學大全》中這一專題交我執筆撰寫32。

  一八八六年秋天,我在維也納定居行醫,并和一位在遠方城市等了四年之久的姑娘結婚成家。寫到這幾,我想回顧一段往事,來說明一下為什么由于末婚妻的緣故,我未能在青年時期嶄露頭角33。一八八四年,一個業余的、但也是強烈的愛好,使我從默爾克公司34獲得了一些當時還鮮為人知的古柯堿,于是我開始研究它對生理的作用。工作進行到一半時,忽然來了·一個機會,我可以出去一趟,看望分別已有兩年的未婚妻。我草草結束了古柯堿的研究,只滿足于在一本專著中預言,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發現古柯堿更廣泛的用途。不過我向我的朋友——眼科醫生利尼斯坦因35建議,可以探討一下古柯堿在眼病治療中的麻醉效能。但是,等我度假回來后才發現,我的另一位朋友,現住紐約的卡爾·柯勒(Carl KoHer)在我也對他講起古柯堿之后,用動物的眼睛作了決定性的試驗,并充海德堡眼科會議上向人們作了演證。這樣,柯勒就理所當然地被公認為古柯堿用于局部麻醉的發明者,現在這種麻醉在小型手術中己變得相當重要了;盡管如此,我并沒有因為這一研究的中斷36而埋怨未婚妻。

  現在讓我再回到一八八六年,即我作為神經病專家定居維也納的那年。當時有人告訴我,要我向“醫學協會”匯報我在沙可那兒的見聞和學到的東西。但是,我的報告受到了冷遇。協會主席班相格醫生(Bamberger)等權成人士認為我所說的情況實在難以置信。梅涅特則要我在維也納找幾個類似的例子給協會介紹介紹。我試著照他們說的去做;不料,等我在一些科里找到這種病例后,那些高年資醫生不許我進行觀察研究。其中有一位年邁的醫生競驚呼道:“老兄,別胡扯了!Hysteron37(原話如此)就是子宮?男人怎么會歇斯底里?”我向他解釋說,我并不要求我的診斷得到認可,我只是想讓我自己來處理這個病例,但這一切都徒費唇舌,無濟于事。后來,我終于在院外,找到一個典型的男性癔病性偏側感覺缺失病例,向“醫協”作了演示(一八八六年)。這一次總算得到了認可,但他們并沒有表示更大的興趣。大人物們對我的新方法依然持反對態度;而且,我還發現,由于我提出了男性患癔病,以及暗示產生癔病性麻痹的情況,我被迫成了他們的對立派。過了不久,大腦研究室便不讓我再去那兒了38,接著幾個學期我沒有地方可去講學,我就這樣停止了學術生涯,也不參加什么學會團體。自從那時去過“醫學協會”,到現在已經整整有一代人的時間了。

  以治療神經癥為生的人,總要能為病人做些有益的事情。開始的時候,我的治療庫中只有兩件法寶:一件是電療法,另一件是催眠術。因為僅僅作出診斷,然后讓病人去水療所治療,這樣的收入是遠遠不夠的。我的電療法知識,是從W.埃爾布(W.Erb)的教科書中獲得的,這本書對治療各種癥狀的神經性疾病,均有詳盡的講解。遺憾的是,我不久就發現,若按他的講解去做,根本沒有什么幫助。我原來以為,這是一本觀察精確的佳作,想不到里面幾乎全是憑空虛構的東西。一位德國神經生理學界頭面人物的堂堂大作,竟然和廉價書店里兜售的“埃及”夢書一樣,都是想入非非的產物?吹竭@一點,我感到很不是滋味,但它反過來也促使我丟掉還殘留著的迷信權威的幻想。因此我就把那些電療器具棄之一旁,我的這一認識甚至要早于默比烏斯QIoeb加)對這個問題的解決,默比烏斯后來才解釋說電療神經性疾病能夠獲得成功(如果有這樣的例子的話),應歸功于醫生對病人的暗示作用。

  采用催眠術,情況就要好得多。還在我當學生的時候,就已經看過“磁術家”漢森(Hansen)的公開表演,我注意到有一位受試者從開始僵直起,臉色就如死一般灰白,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醒過來才結束。這次表演,使我對催眠現象的真實性深信不疑。不久,海登海因(Heldenhain)為上述情況提出了科學的依據;可是在以后相當長的時期里,精神病學的教授們卻依然聲稱催眠術不但是騙人術,而且也是危險術,他們照樣把催眠術家視為下等人。我在巴黎的時候曾看到那里的人們自由地使用催眠術,用它在病人身上引發癥狀,然后再消除這些癥狀。后來有消息說,南錫出現了一個新的學派,39他們廣泛而且成功地把暗示——有的通過催眠,有的則不用催眠——用于治療。由此可見,在我行醫的最初幾年,除了一些臨時性的,不成體系的精神療法之外,我把催眠暗示作為主要治療手段,并不是偶然的。 

  當然,這也表明,我放棄了對器質性神經癥的治療;不過這關系不大。一來是治療這類疾病的前景總是不太妙,二來在大城市私人開業的醫生中,這類病人在人數上與神經癥患者相比簡直少得可憐,后者由于無法解除身上的疾苦,到處求醫,人數在急劇地增加。除了這兩點以外,施行催眠術本身也有某些非常吸引人的東西。催眠術使我第一次嘗到給他人帶來希望的樂趣;同時,自己能夠享有奇跡創造者的美譽,也是一種極大的榮耀。只是到了后來我才發現,催眠法還存在著不少缺陷。不過在那時,只有兩處不太令人滿意:第一是我無法對所有的患者施行催眠術,第二,我無法使個別病人進入預期的深度催眠狀態。抱著完善催眠技術的愿望,我于一八八九年夏天前往南錫,在那兒待了幾個星期。我親眼目睹了年邁的利埃博40為下層貧苦婦女兒童治病的動人情景;觀看了伯恩海姆41對院里的病人作的驚人試驗;由此我得到了一個極為深刻的印象:也許在人們的意識后面,還可能存在著一些強有力的精神過程?紤]到南錫之行將會有所收益,我還說服了一位癔病患者與我同行。這位女士出身高貴,天資聰穎,在別人對她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她轉到了我的手里。我用催眠術使她的病情有了些好轉,并且總能幫她擺脫病魔的困擾。但她的病總是時好時壞,于是我就簡單地認為,這是因為她的催眠狀態還未達到記憶缺失的夢游階段。后來伯思海姆也試了幾次,想引發那種癥狀,但同樣未能奏效。這時他才坦率地告訴我,他的暗示療法只能在醫院里獲得成功,這一療法對他私人收治的患者不太管用。我和他有過多次切磋商談,受益非淺,并同意將他的兩本有關暗示及其療效的專著譯成德文42。

  在一八八六年到一八九一年期間我幾乎沒有從事科研,也沒有什么論著出版。那段時間我正忙于新業的開張,還要保證自己以及急速擴展的家庭得以生存下去。一八九一年,我研究兒童大腦麻痹的第一篇文章,由我和我的朋友和助手奧斯卡·李博士(0skar Rie)合作完成發表(一八九一年)。同年,我應邀為一套醫學全書43撰寫條目,為此我研究了有關失語癥的理論,當時韋爾尼克(wernike)和利希海姆(Lichtheim)的觀點在這個領域占統治地位,他們只是一味強調定域的問題。結果我就寫了一本批評加質疑的小冊子《關于失語癥理論》(1891年)。

  不過在介紹后面鉤工作之前,我得先談談,科研工作是怎樣又一次成為我的主要興趣的。


     講演稿(英文)首先見之于《美國心理學報》(1910年),德文原稿為《精神分析學論》(1910年)。
   《多事的歲月》(紐約,1924年),我的文章英譯本由布里爾(A.A.Brill)博士翻角為該書第二卷第七十三章。
   《標準版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全集》英譯本注(以下簡稱“英譯注”):本章后面部分在1924、1928和1948年的版本中均由小號字體印出。
   英譯注:參見《關于中小學男學生心理的問題》(1914年),《標準版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全集(以下簡稱《標準版》)第十三卷第240頁。
   英譯注:關于這一點,弗洛伊德在《非專業性精神分析學問題》的補記中有過詳細描述,見《標準版》第二十卷第253頁。
   英譯注:本句及下面一句是弗洛伊德在一九三五年補入的,但在德文版全集(1948年版)中卻被疏漏了。
   英譯注:布呂爾的名字是弗洛伊施在一九三五年補入的,但在德文版(1948年)中遺漏了。根據佩斯塔洛齊(Pestalozz)的說法(1956),這篇散文其實是瑞士作家G.G.托布勒(G.G.Tobler)于一七八〇年寫的。半個世紀以后歌德偶爾見之,誤以為是自己寫的,故把它收入自己的集于中。這篇名為《大自然的斷想》的散文,曾經在弗洛伊德的夢中出現過(見《標準版》第五卷第44l頁)。據說弗洛伊德為維也納一家晚報寫過—‘篇關于這次講課的評論文章,但現已無從查找。見瓊斯《弗洛伊德傳記》(1953年,注31)。
   中譯注:“緊密團結的大多數”(compact majority,又譯solid majorty),是易卜生《人民公敵》第二幕中,小商人與少數官僚分子進行斗爭時劇中人講的一句話。參見《標準版》第二十卷第274頁。
   中澤注:見《浮土德》第一部第四場“書齋”。
    英澤注:恩斯特·布呂克(Ernst Wilhelm von Brücke1819—1892年),生理學教授。
  11  英譯注:西格蒙德·?怂辜{(Sigmund Exner,1846—1926年),生物學教授,布呂克的后任。
  12  英譯注: 恩斯特·弗萊施爾·馮,馬克索夫(Ernst Fleischl von Marxow,1840一1891年),物理學家和生理學家。
  13  英譯注:本句及前一句中后面兩個人的名字是作者在一九三五年補加的,但在德文版(1948年)中校遺漏了。
  14  英譯注:弗洛伊德的《夢的解釋》(1900年)中有許多處提到達一階段的情況,尤其可參見《標準版》第五卷第680頁。
  15  英譯注:維也納的一家主要醫院。
  16  英譯注:梅涅特(Theodor Mynert,1833—1892年),精神病學教授。
  17  英譯注:弗洛伊德一八七七年和一八七八年寫過兩篇這方面的文章。
  18  英譯注:弗洛伊德寫過三篇這方面的文章(1885年、1886年)。
  19  英譯注:埃丁格爾(Ludwig Edinger,1855—1918年),德國著名神經解剖學教授。
  20  英譯注: 諾特納格爾(Hermann Nothnage1,1841—1905年),醫學教授,其著述作于一八七九年。
  21  英譯注:沙可(Jean-Martin charcot,1825—1393年),法國神經病理學教授。弗洛伊德在沙可去世時期寫過長篇悼念文章。
  22  英譯注:這筆金額為600弗羅林,那的約合50英鎊或250美元。弗洛伊德游訪巴黎和柏林的正式報告現已找到(1886年)。
  23  中譯注:薩爾帕屈里哀醫院在巴黎市區的東南部,1862年,沙可在該醫院建立了精神病診療所。
  24  中譯注: I'aphasie motrice: 表達性失語;I'aphasie sensorielle du francais:法語感受性失語。弗洛伊德在信中借用了一些精神病學的術語,大意是在理解上沒有什么問題,在表達上可能有些不夠。
  25  中譯注:皮埃爾,雅內(Pierro Janet,1859—1947年),法國著名心理學家、醫生。雅內和弗洛伊德都曾師從沙可并且都在各自的領域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但是對于兩人思想中某些相近的觀點到底如何看持,當時在奧法精神病學界有過一些爭論。
  26  英譯注:弗洛伊德在一八九六年十二月四日致佛里斯的信中曾引用這句話,想把它作為“精彩的題辭”放在醞釀中的論述癔病心理一書的某章之前(這部書弗洛伊德后來沒有寫)。這句話更常見的引文是:“Introite,nam et hii sunt——即“進來吧,這里也有神明”。萊辛曾把它用作《智者納旦》一劇的題辭。亞里士多德在《動物四篇》第一卷第五章中認為,希臘式的說法起于赫拉克利特。(中譯:可參見商務印書館1986年版)。
  27  英譯注:弗洛伊德在他翻譯的沙可的一部著作中寫的一條腳注,說明這一評論是針對他而說的。
  28  英澤注:大約七年以后,弗洛伊德在法國發表了一篇文章,專門論述這一觀點(1893年)。
  29  英譯注:卡索維茨(Max Kassowitsl842—1913年),維也納兒科專家。
  30  英譯注:巴金斯基(Ado1f Baginsky,1843—1918年),—家兒科雜志的編輯,弗洛伊德曾為該雜志提供過神經病學方而的文摘。
  31    英譯注:分別寫于一八九一年和一八九三年。
  32  英譯注:寫于一八九七年。
  33  英譯注:這段情況在歐內期特·瓊斯〔Ernes  Jones)的《弗洛伊德傳記》(1953年)第六章中有詳細的敘述。
  34  英譯注;西德達姆斯塔特市的一家化學公司。
  35  英譯注:科尼斯坦因(Leopold Königstein,1850—1924年),眼科教授,弗洛伊德的終身密友。
  36  英譯注:在1924年版中是“我那時的疏忽”,1936年版改為“中斷”,但在1948年德文版中仍末改動。
  37  中譯注:在相當長的時期里,歇斯底里(癔癥)一直被認為是一種婦女的性疾病。希臘語中Hystera,意為子宮,Hysteron是其復數形式。
  38  英譯注:弗洛伊德在《夢的解釋》中,在談及一個夢的聯想時,討論過他和梅涅特之間的關系,《標準版》第五卷第437—438頁。
  39  中譯注:法國精神病學中的一派。早先法國鄉村醫生利埃博(下文即將提及)在東北部的南錫建立一診療所,用催眠術治療神經癥,后開業醫生伯恩海姆等人亦采用此種方法進行治療。他們研究催眠注重心理方面,極力反對沙可為首的巴黎學派強調催眠中的生理變化。
  40  中譯注:利埃博(A.A.Liëbault,l823—1904年),法國醫生,法國精神病學南錫學派的創始人。
  41  中譯注:伯思海姆(H,Bernheim,1873—1919年),法國醫生,因受利埃博的影響而信仰催眠術,后為南錫學派的領導人。
  42  英譯注:這里有誤。弗洛伊德的第一本譯作是出版于他去南圍之前,即一八八年——一八八九年,第二本于一八九二年問世。
  43  英譯注:即維拉雷特的《簡明辭典》,弗洛伊德曾為該書寫過幾篇文章(1888年和1891年),由于沒有署名,現在還難以確定。

相關熱詞搜索:弗洛伊德 自傳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弗洛伊德自傳》 第二章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五分彩定位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