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

《弗洛伊德自傳》 第二章
2012-05-29 23:54:04   來源:   評論:0 點擊:

《弗洛伊德自傳》 第二章  對前面講過的內容,我還要補充說明一下,除了催眠暗示以外,我使用催眠術的方法從一開始就與眾不同。我用催眠法來了解病人癥狀的起因,因為有關這一類的情況,病人在清醒狀態下反而...

《弗洛伊德自傳》 第二章

 



  對前面講過的內容,我還要補充說明一下,除了催眠暗示以外,我使用催眠術的方法從一開始就與眾不同。我用催眠法來了解病人癥狀的起因,因為有關這一類的情況,病人在清醒狀態下反而說不清楚,或者根本說不出什么。這種方式不僅比直接的暗示性指令或禁令來得有效,而且也能滿足醫生的好奇心,他們在設法用單調乏味的暗示方法消除那些病象時,畢竟有權對其起因有所了解。

  我形成這種特殊方法的過程是這樣的: 當我還在布呂克的實驗室里工作時,就結識了約瑟夫·布洛伊爾博士1,他是維也納最受尊敬的家庭醫生之一,過去也搞過科研,寫過幾本呼吸心理學和平衡器官方面價值恒久的著作。他才智過人,年長我十四歲。我們倆沒過多久便成了密友,在我生活窘迫之時,他總是給我以友情和幫助。我們在科學上漸漸有了共同的旨趣。我倆相交,得益者當然是我。遺憾的是,后來精神分析學的發展竟然斷送了我們的友誼。要我付出這么大的代價井非是件容易的事,但我也沒辦法回避。

  早在我去巴黎之前,布洛伊爾就向我講起過,一八八O年到一八八二年問,他曾用一種獨特的方法治療一位癮病患者,這種方法使他能夠深入觀察慮病癥狀的病因和含義。那個時候,雅內的著作尚未問世。布洛伊爾多次給我介紹該病歷的某些細節,我覺得對于認識神經癥,他的方法比以前所有的觀察方法都管用。我決定一到巴黎,就把這些發現告訴沙可,可是,沒想到這位權威人物對我的介紹并不感興趣,因此我也就漢再提及此事,任其擱置于腦后。

  直至返回維也納后,我才再次關心起布洛伊爾的研究,我請他多介紹些情況。他的病人是個姑娘,受過良好的教育,頗有才氣,對父親感情甚駕。她在護理父親時已經患病,布洛伊爾接收她時,她已呈現出一種麻痹、攣縮、抑制以及精神錯亂的混雜病態。布洛伊爾在一次偶然的觀察中發現,要是引導她講出正控制著她的情感幻想,那么就能消除她那模糊不清的意識。由于這一發現,布洛伊爾找到了一種新的治療方法。他使病人進入深度催眠狀態,每次都要她講出壓在心頭的憂患。于是,他先用這種方法控制了她憂郁性精神錯亂的發作,接著又用它消釋了她的種種抑制以及軀體性疾患。這位姑娘在清醒的時候和別的病人一樣,既說不出癥狀的起因,也鬧不清這些癥狀與她生活中其他經歷有什么聯系。而在催眠狀態中,她一下子就吐露了這種聯系。結果,她身上所有的癥狀,都與她照料父親時經歷的一些動情的事情有關,也就是說,她的癥狀具有一種含義,它們是那些感人的情境的殘留印象,或者說是無意識的回想(賠m5n5scences)2。許多情況顯示,當她守候在父親的病床邊時,她不得不壓抑某種念頭或沖動,因此,為了取代那種念頭沖動,癥狀是大量類似情境結合的結果。當病人在催眠中幻覺般地回想起這類情況,并通過自由地表達情感,使當初被壓抑的精神話動持續到結束,這時,癥狀使得以消除,而且不會再卷土重來。經過長期而又艱苦的努力,布洛伊爾終于用這種方法為那位病人解除了所有的癥狀。

  病人康復后一直安然無蒜,并且能夠干些正經事兒了?墒,這種催眠療法的最后階段,仍然蒙著一層膘肋的紗纓,布洛伊爾從來沒有揭開過;布洛伊爾的這一發現在我看來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但我感到納悶的是,他為什么要將它長久地保密,而不用它去豐富科學寶庫。雖然這些都需要了解清楚,但當時亟待解決的問題是,他從個別病例中發現的情形,能否推而廣之,普遍適用。布洛伊爾所發現的,在我看來,是一種根本性的狀況,既然在個別病例中得到了證實,我不相信在其他德病患者身上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但這問題,只能由實踐來解答。我開始在自己的病人身上重復布洛伊爾的探索,特別是一八八九年在伯恩海姆那兒知道了催眠暗示的局限之后,我便致力于研究催眠療法。以后幾年的觀察證明,凡用這種療法的癮病患者身上,均可看到布洛伊爾發現的情形,在我用同樣的觀察方法積累了相當數量的材料以后,我向他建議合寫一本書。他開始堅決反對,后來總算讓步了,主要是因為雅內的著作己搶先一步,發表了與他類似的一些研究成果,例如:將癔病癥狀追溯到病人以前的生活經歷,以及通過催眠再現的途徑;將癥狀消除在初始狀態之中。一八九三年,我和布洛伊爾初次聯名發表《癔病癥狀的心理機制》一文,而在一八九五年,我們的又一本合著《癔病研究》隨之問世。 

  如果讀者根據前面所述,認為《癔病研究》的主要內容的基本點,一定是由布洛伊爾首先提出的,那正是我一貫的主張,也是我在此再次說明的目的所在。至于書中提出的理論,有一部分和我有關,但是從某種程度上說,今天已經很難分辨出來了3。不管怎么說,那套理論是很簡單的,差不多就是對觀察的直接描述。它并不想去確定癔病的性質是什么,只是試圖說明其癥狀的起因。因此,那套理論強調情感生活的意義,強調區別無意識的精神行為和意識的(或者確切地說,能成為意識的)精神行為的重要性;它假設癥狀產生于情感的壓抑,由此提出了動力的因素(dynamic factotr),它還將癥狀視為大量能量轉化的產物——否則這些能量就會用于它處,從而又提出了經濟的因素(economic factor)。(后一種過程又稱轉換conversion)4布洛伊爾把我們的方法稱之為疏泄法(cathartic);將其治療目的解釋為要把因誤入歧途受到阻礙而導致癥狀產生的那部分情感引入正常軌道,使之得以釋放(或曰abreaction)。這種疏泄法的實際效果相當不錯。其不足之處那也是所有催眠療法都存在的缺陷。即使現在,仍然有不少精神治療家在使用布洛伊爾所理解的那種疏泄療法,并稱頌備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九一八年),西梅爾(Simmel)在德軍中用這種簡便的療法治療戰爭性神經癥時,它的價值又一次顯示了出來。疏泄理論對性的問題談得不多。在我給《癔病研究》提供的一些病歷中,性的因素都起了一定的作用,不過正如其他的情感刺激沒有引起注意一樣,性的因素也沒有得到重視。布洛伊爾在寫到那位女患者(她后來因是他的第一位病人而聞名)時指出,她在性的方面極不成熟。5所以從《癔病研究》很難斷定性欲在神經癥病因中起多大的作用。

  疏泄療法后來過渡到精神分析學這門學科。關于這個發展階段,我曾作過好幾次詳盡的介紹,看來很難再談出什么新的東西了。正是由于我和布洛伊爾的分道揚鑣,才開創了這個階段,因此,我便成了他末竟之業的唯一繼承入。早在合作的初期,我們的觀點就有分歧,但那還不致于使我們彼此分手。關于精神過程的致病時間,即精神過程什么時候不能正常地活動,布洛伊爾喜歡用生理學一類的理論來解答,他認為找不到正常發泄途徑的精神過程,類似于在異常的、“淺睡眠的”精神狀態中產生的過程。但這個觀點,又引出了這些淺睡眠狀態怎么形成的問題。而我則傾向于懷疑是否有幾種力量在相互影響,是否有正常生活中所見的那些目的和意圖在起作用。這樣,我們兩人一個認為是“淺睡眠性癔病”(hypnoid hysteria),一個則認為是“防御性神經癥”(neuroses of defence)。然而,要是沒有其他因素,上述分歧還不致于使布洛伊爾放棄這一課題的研究。這些其他因素之一無疑是他的內科和家庭醫生的工作占去了他不少時間,因而他不能象我那樣全力以赴地從事疏泄療法的研究。再則,我們的著作在維也納和德國受到的冷遇,也使他感到不勝沮喪,他雖有一些良好的精神素質,但自信心和反抗心不怎么強。比如,當《癮病研究》遭到斯特呂姆佩爾6的激烈批評之后,我對他在批評中顯露的無知不以為然,置之一笑,布洛伊爾卻感到傷了自尊心,從此變得一路不振。不過,使他作出決定的主要原因,還是他對我下一步的研究方向難以贊同。

  正如前面所說,我們試圖在《耀病研究》中建立的理論,仍然是很不完整的;尤其是我們幾乎沒有涉及病因問題,也沒有觸及致病過程的根源問題,F在,隨著經驗的日益積累,我認識到并不是所有的情感刺激都會引起神經癥病象,引起這一類病象的,通常只是性的情感刺激,即眼下經歷的性沖突,或者早年性經驗的結果。我根本沒想到會得出這種結論,它完全出乎我的預料,因為我開始研究神經病患者時,對此根本不抱任何疑問。一九一四年我在寫《精神分析運動史》的時候,曾想起布洛伊爾、沙可和克洛巴克(Chrobak)對我的一些評論,他們的評論本來可以使我更早一點獲得這些發現7,但在那時,我卻沒能領會這些權威們的意思;實際上,這些評論除了表明他們自己的觀點或打算捍衛的觀點外,還另外有些啟發性的東西。它們在我心中靜靜地隱伏著,直到我試行疏泄法時,才儼然以一種獨創性的發現顯現出來。在我把癔病的病因歸于性欲的時候,我也并未意識到自己正在向醫學的初始階段倒退,正在追隨柏拉圖的某種思想。直到我看了哈弗洛克·埃里斯(Havelock Ellis)的文章以后才意識到這一關系8。
  這樣,我在自己的驚人發現的激勵下,邁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我走出了癔病的圈子,著手探討一般所稱的神經衰弱癥患者的性生活,他們那時常常大批大批地來我這兒就診。這一實驗委實砸了我這個醫生的牌子,但它卻給我以信心,就是在近三十年后的今天我的信心仍絲毫不減。在治療中,有許多含糊不清,神秘化了的現象需要克服,一旦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就可看到所有這些病人在性功能方面都存在著種種嚴重惡習。由于一方面這類惡習相當普遍,另一方面神經衰弱也是一種極為平話的疾病,所以它們常常同時出現,這種同時出現的現象并不能說明多少問題;不過,同時出現反映的問題要比單獨一種情況多。通過進—步的觀察,我覺得從大量錯綜復雜的神經衰弱癥臨床癥態中,可以區別出兩種不同的基本類型,雖然它們也許會或多或少地混合出現,但還是可以看到它們的單純的形式。在一種類型中,主要病象表現為:焦慮發作并伴有其等位癥9,余留形式以及長期性替代癥狀;我給這種類型取名為焦慮性神經癥(anxiety neurosis),給另一類的命名是神經衰弱癥(neurasthenia)。10這樣就不難證實,兩種類型各以不同的反常性生活為其致病因素:前一種類型的治病因素是性交中斷、興奮受抑制和性欲節制,后一種類型是由于手淫過渡、遺精過于頻繁引起的。在幾個特別有啟發性的病例中,臨床病象竟會由一種類型轉變成另一種類型,這證明,在潛隱的性活動的規律方面,已經發生了相應的變化。因此,如果能夠除去惡習,恢復正常的性生活,病癥就會顯著地好轉。

  由此,我就把神經癥統統看成是性功能失調的結果,所謂“真性神經癥”(actual neurosis)就是這類失調直接的中毒性表現,所謂精神神經癥(Psychoneurosis)則是失調在精神上的表現11。得到這么一個結論,作為醫生,我的良心感到無比寬慰。我希望自己在醫學領域里填補了—項空白,因為,醫學界在涉及如此重要的生物學功能時,除了傳染病或機體嚴重損害引起的創傷,還沒有考慮過其他類型的創傷。此外,達一結論在醫學方面也可以得到證實,即性并非是純精神性的。性也有肉體的一面,它可能是一些特殊的化學過程,性的刺激也可能是某些獨特的,然而現時尚未知曉的物質12。我想,一定還有很好的理由可以說明,為什么再也沒有別的疾病比施用某些毒物而產生的中毒現象、和缺乏某些毒物而導致的脫癮癥狀,或者比甲狀腺引起的突眼性甲狀腺腫,更象真性自發神經癥了。

  自那以后,我已沒有機會再去探討“真性神經癥”了13②;也沒有什么人來繼續這方面的工作。如果現在回頭看看自己早期的一些成果,我覺得那只是些基本輪廓,問題本身可能還要復雜。但是總起來說,那些成果在我看來似乎還未過時。要是我后來能用精神分析學檢查一些單純性青少年神經衰弱癥病人,我一定會樂于為之的,可惜我還沒有碰到這種機會。為了避免誤解,在這里我想指出,我根本沒有否認神經衰弱癥中存在著精神沖突和神經癥中的那些情結。我要說明的是,這類患者的癥狀并非由精神方面決定的,也無法通過分析加以排除,這些癥狀應該說是性失調的化學過程引起的直接中毒性結果。

  在《癔病研究》發表后的幾年里,由于獲得了上述關于性在神經癥病因中的作用的結論,我向各種醫學協會宣讀了這方面的論文,但遇到的只是懷疑相反對。有相當一段時間,布洛伊爾極力以他個人的巨大影響支持我,但也沒有什么結果,而且,不難看出,他本人也不敢承認神經癥的性欲致病說。其實他只要舉出他的第一個病人,便可搞垮我,或者至少難我一下,因為那個病人表面看來性的因素絲毫不起什么作用。但是他沒有那么做,后來我對那個病例有了切實的理解,并根據他的一些陳述重新推斷了他的治療情況,這時我才知道他不反對的原因何在。原來在疏泄似乎結束以后,那位姑娘忽然產生一種“愛戀移情”(transference love);布洛伊爾沒有將這一情況和姑娘的病情聯系起來,因此沮喪地退卻了14。對他說來,提及這樣一樁令人尷尬的事,顯然不是好受的。那時,布洛伊爾一度對我的態度在欣賞與激烈批評之間游移不定,后來,就好比一般在關系緊張時總會有摩擦一樣,我們之間發生了一些小的爭執,于是兩人便彼此分手,各奔前程了。

  我研究一般的神經性疾病的另一成果,就是改進了疏泄的技術。我放棄了催眠術,想用其他—方法代替它。因為我極不愿意只治療瘍病方面的疾病。何況不斷增加的經驗,也使我甚至對催眠術用于疏泄是否有效,產生了兩個重大的疑問。首先,即使效果再好,一旦我和病人的個人關系受到干擾,那些效果便會傾刻之間化為烏有。當然,要是能夠得到調和,還可重新產生效果;不過這種情況表明,醫生與病人之間的個人感情畢竟比整個疏泄的作用還要大,而且這種情況又非各種努力所能控制的。有一天我碰到一件事,它使我長懸不解的疑竇頓然獲釋。在我的一些最聽話的病人中,我對其中一位施行了催眠術,不料在她身上竟產生了難以想象的效果,當時我正在對她的病痛追根尋源,以設法減輕其痛苦。有一次她醒過來后,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碰巧—個傭人走了進
來,這才使我們從痛苦的爭執中擺脫出來,從那以后,我和病人都心里明白,不能再使用催眠療法了。對于這件事,我并不認為自己身上有什么迷人的魅力,我倒覺得我已抓住了活動于催眠狀態后面某種神秘要素的實質,要排除這種要素,或者至少把它分離出來,就必須放棄催眠術。

  不過,平心而論,催眠術在疏泄療法方面畢竟出過大力,它開闊了病人的意識領域,使病人能對清醒時無知的情況有所了解?磥,要找一種方法來代替催眠術談何容易。正當我為此而犯難時,我想起在伯思海姆那里經?此龅囊环N試驗。在這種試驗中,受試者從夢游狀態醒來以后,似乎忘記了夢游狀態中發生的所有事情。但伯恩海姆認為那人的記憶力還在;他堅持要受試者盡力回憶,斷言受試者對所有情況完全清楚,只要講出來就可以了,與此同時,他還把手放在那人的額上,結果,那些忘卻的記憶果然又恢復過來,雖然起初還有點支支吾吾,但到后來;便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而且思路也很清晰15。因此,我也決定采用這種方法。我覺得,我的病人肯定“清楚”那些只有在催眠中才能碰到的事情;我想,我一邊強制種方法比起催眠術似乎更費勁些,可是也許更有效。因此我就放棄了催眠術,只保留了一個慣例,那就是要病人躺在沙發上,我坐其身后,不讓他看見我。


相關熱詞搜索:弗洛伊德 自傳

上一篇:《弗洛伊德自傳》 第一章
下一篇:《弗洛伊德自傳》 第三章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五分彩定位 幸运飞艇计划 速赛车全天稳定计划网 新浪分分彩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计划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