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

《回憶·夢·思考》榮格自傳(6)大學時代
2012-06-08 00:10:27   來源:   評論:0 點擊:

三 大學時代  盡管我對科學的愛好日漸增高,我卻不時地返回到我所愛讀的哲學方面的書來。我該選擇一種職業的問題已迫在眉睫。我急不可耐地盼望中學時代的結束,然后我便可以上大學了,并學習當然是自然科...

三 大學時代
 

  盡管我對科學的愛好日漸增高,我卻不時地返回到我所愛讀的哲學方面的書來。我該選擇一種職業的問題已迫在眉睫。我急不可耐地盼望中學時代的結束,然后我便可以上大學了,并學習——當然是自然科學了。這時,我便會掌握某種實際的知識。但我一旦給自己作出這種許諾,心里的懷疑也就接踵而至了。我不是更喜歡歷史和哲學嗎?還有就是,我不是對埃及和巴比倫的一切都很感興趣并極想成為一名考古學家嗎?但是除了巴塞爾之外,要到別的什么地方去上大學我可就沒錢了,而在巴塞爾,教這門課的可沒有老師啊。于是這一計劃便很快化為烏有了。好長一段時間,我下不了決心,于是便不斷地把作出決定的時間往后拖了。我父親心里十分焦急,有一次,他說:“這孩子對可以設想的一切都感興趣,但卻不知道他自己要的是什么。”我只好承認說他說得很對。隨著大學入學考試時間日近,我們便只好決定報考哪種專業了,我草率地報了學科,但我的同學卻摸不清我的底,不知道我到底肯定地要學自然科學呢還是人文科學。
  這一顯然是突然作出的決定也有其背景。幾個星期以前,就在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在競爭擁有作決定的權力之時,我做了兩個夢。在第一個夢里,我夢見自己處身于沿著萊茵河面生長的一大片陰暗的樹林里。我走到一座小山丘上的一個墳堆前,接著便動手挖掘起來。過了一會兒,使我吃驚的是,我竟挖到了一些史前動物的遺骨。這使我興奮不已,但同時我又知道:我一定得了解大自然,了解我們在其中生活的世界,了解我們周圍的各種東西。
  接著我又做了第二個夢。這次我又夢見自己處身在一座樹林里;樹林里溪流縱橫交錯,在最幽暗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圓形的水塘,水塘四周叢生著茂密的灌木叢。半身淹沒在水里的是一種最古怪和最奇妙的生物:一只圓鼓鼓的動物,身上閃爍著乳白色的光澤,它由無數的小細胞,或者說是由形狀猶如觸手的各種器官所構成。這是一只巨型深海放射目動物,身粗大約三英尺。這一威嚴的生物竟躺在那兒,躺在這不為人知的地方,躺在這清澈的深水中,誰也不來打擾它,這在我看來實在是妙不可言。它在我身上激起了一種強烈的求知欲,結果我醒來后心還在怦怦地跳著。這兩個夢對我作出喜歡科學的決定起了壓倒一切的作用,同時也消除了我的所有疑慮。
  我心里清楚了,我是生活在一個人必須掙得其生活資料的時代和世界里。而要這樣,一個人就得成為這樣那樣的人,而我所有的同學全都痛感有此必要并且不作他想,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覺得自己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有點古怪。何以我就不能下定決心并使自己埋頭于某一確定的事情中呢?甚至連我那德文老師認為學習努力而且自覺、可作我的楷模的那位死摳硬背地學習的家伙某某,也早已決定要學神學了。我明白了,我必須定下心來,好好把這件事想通想透。比如說,我要是學動物學,那我將來就只能當個中學教師,或最多也不過是在動物園里當個雇員就是了。在這方面是沒有前途的,甚至在你要求不高的情形下也是一樣——當然了,比起來我更樂于在動物園工作而不愿度那當中學老師的粉筆生涯。
  在這種進退兩難的情況下,我突然靈機一動:我何不去學醫呢?奇怪的是,這一點以前我卻連想也沒有想到過,盡管我那聽別人談過很多的曾祖父曾經是個醫生。也許正是由于這一緣故,對于這種職業我以前便有一種抵制感。“一切均可,但切不要步人之后”便是我的座右銘。但現在我卻告訴自己說,學醫至少是與科學性的科目結緣的。在這方面,我便可以干我所愿意干的了。此外,醫學這個范圍包容很廣,因而以后要專某個方面,也總是機會很多。我肯定地選擇了科學,而惟一剩下的問題便是:如何去辦呢?我得掙得自己的生活費用,而我既然沒有錢,我便無法到國外上大學,因而也就無法獲得有可能使我有機會從事科學性生涯的那種訓練了。我充其量最多只能成為科學方面的一個半瓶醋而已。既然我又有一種個性,使我的許多同學和說話算數的人(就是老師們)不喜歡我,我也就沒有希望找到一個會支持我的追求的資助者了。因此,在我最終選定了醫學時,我的心情卻是不那么痛快的,總覺得它不是步入生活的一件好事并能有遠大前程。不管怎么說,既然我已作出了這不可逆轉的決定,現在我總可以如釋重負地大大松口氣了。
  然后,那痛苦的問題便顯現出來了:從哪里弄到這筆錢呢?我父親只能籌集一部分。他向巴塞爾大學替我申請定期生活津貼費,這使我覺得很丟臉,但卻居然被批準了。我之所以覺得丟臉,主要原因不是說我們家的貧困被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使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而是因為我向來私下里相信,所有“上層”的人,所有說話能“算數”的人;對我都抱有成見。我從來不指望從他們那里獲得這種好處。我顯然是由于我父親的名聲而得到了照顧,因為他是個仁慈而又胸懷坦蕩的人。然而我覺得自己跟他卻是完全不同的人。實際上,我對自己抱有兩種不同的觀念。從第一人格的眼里來看,我覺得自己是個落落寡合、天分中等卻又心比天高的年輕人,具有一種不受約束的氣質且態度曖昧,一會兒天真熱情,一會兒又孩子氣地易于失望,在其本質的最深處是個隱士和蒙昧主義者。另一方面,第二人格把第一人格看作是一種困難的和吃力不討好的道德任務,是一門必須以某種方式通過的課程,這一課程由于下述五花八門的過失如一段時間的懶惰、泄氣、沮喪,對沒有人認為有價值的想法和事情卻有不適當的熱情、輕信別人的友誼,見識有限、易抱偏見、愚蠢(在數學上。、對別人缺乏了解、在哲學問題上看法不明確且又混亂、既不是個誠實的基督徒又不是別的什么人等等而變得復雜起來。第二人格是根本沒有什么明確的性格的;他是一種永存的生命,出生了、在活著、死了,集一切于一體,一種無所不包的生活幻覺。關于他自己雖然無情地清楚,他卻無法通過第一人格那濃厚的,陰暗的媒介來表達自己,盡管他渴望這樣做。在第二人格處于支配地位時,第一人格便被包含在他里面而被湮沒了,這就恰如反過來,第一人格把第二人格看作是一個內里一片黑暗的區域一樣。第二人格覺得,關于他的任何可以想象的表達,均像擲到世界的邊緣上空的一塊石頭,最后只能毫無聲息地掉進那無窮的黑暗之中。不過在他(第二人格)身上,光明處于統治地位,其情形恰如一處王宮的那些寬敞的大廳,其高大的窗子全都朝著灑滿了金色陽光的風景洞開著一樣。在這里是意義和歷史的連續性,它們與第一人格生活中的不連貫的偶然性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后者與其環境并沒有真實的接觸點。另一方面,第二人格覺得自己暗中與《浮士德》所體現的中世紀相一致,與一種過去的遺產相一致,這一遺產顯然使歌德內心深處激動不已。因此,對于歌德來說,第二人格也是一種真實——這,因此對我來說便是一種極大的安慰。我現在震驚地認識到,《浮士德》對我來說所含有的意義,要遠勝于我那可愛的圣約翰的《福音書》29 了。在《浮士德》里有某種可直接作用到我的感情上的東西。圣約翰所說的基督在我看來顯得古怪,但更古怪的還是其他幾本福音書中所說的那位救世主。另一方面,《浮士德》是第二人格的活生生的等同物,而且我相信,浮士德就是歌德給其時代所作出的回答。這種頓悟不但對我很有安慰作用,它還給予我一種更大的內心安定感及一種我屬于人類社會的感覺。我不再是孤立的了,也不再只是一個怪人,一個殘忍的大自然的嘲弄對象。我的教父和權威是偉大的歌德本人。
  29 《圣經·新約》的“四福音書”之一,其余三者為《馬泰福音》、《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
  大約就在這個時候,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既嚇壞了我也鼓舞了我。夢中我身處某個不知名的地方,時值黑夜,而我則頂著強勁的大風緩慢而痛苦地前行。濃霧到處飄飛。我把兩只手作成杯狀來護一盞小燈,而這燈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一切均取決于能否保住這盞小燈使之不滅了。突然之間,我覺得背后有個東西正向我走近。我回過頭去,看見一個碩大無朋的黑色人影正跟在我后面。但與此同時,盡管我嚇壞了,卻還清醒地意識到,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危險,我還一定得保住我這盞小燈,以便度過這個狂風之夜。我醒過來后,便立刻意識到這個人影就是“布洛肯峰30 的鬼魂”,亦即我自己的影子在我帶著的這盞小燈的燈光照射下投放在飛漩的濃霧上而形成的。我還知道,這盞小燈就是我的意識,我所擁有的惟一一盞燈。我自己的理解力是我所擁有的惟一財富,而且還是最大的財富。相比起來,與黑暗的威力相比,這盞燈雖然顯得無窮的小和脆弱,但它卻仍然是一盞燈,我的惟一的燈。
  30 薩克森地區哈茲山脈的最高峰。登山者?煽吹阶约旱挠白,因光學原因被放大后投射在對面山峰頂部的云霧上。
  這個夢對我是一個很大的啟示,F在我才知道,第一人格就是那提燈者,而第二人格則像一個影子那樣跟隨著他。我的任務是護住那燈并不要回過頭去瞧那永存的生命力,后者顯然是一個為一種不同的光所照耀的、一個禁止人們涉足的王國。我必須迎著風暴前進,而后者則盡力要把我推回到無窮黑暗的一個世界里,一個人在那里,除了背景中各種事物的表面之外是什么也意識不到的。在第一人格的角色里,我必須前進——我得學習、掙錢、負各種責任、受各種拖累,糊涂不清、犯各種錯誤、忍辱負重、經歷各種失敗等等。把我向后推的風暴是時間,它不停地流向過去并不停地緊跟在我們后面。它發出一種巨大的吸力,貪婪地把一切有生命的東西吸進其身體里;只有吃力地前進,我們才能逃脫其魔掌,而且還是暫時的。過去是可怕地真實并且是存在著的,誰要是不能以滿意的答案來保住自己的性命,它就把誰攫在手里。
  我的世界觀又一次發生了九十度角的轉動;我清楚地認識到,我的道路無法改變地通向外部世界,進入到具有三維特征的有限區域和黑暗之中。在我看來,亞當一定曾經以這種方式離開過伊甸樂園;伊甸樂園對他來說已變成了一個幽靈般的使人恐懼的東西,而他得滿頭大汗地耕種滿是石頭的土地這種活計也就成了一種輕松的活兒了。
  31 《圣經·舊約》載,亞當和夏娃因偷吃了禁果,被上帝逐出了伊甸園,亞當從此只有滿頭大汗地耕種滿是荊棘和石頭的土地才能餬口。
  我自問道:“這樣一個夢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呢?”直到那時我還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樣的夢是直接由上帝送來的。但現在我卻吸收了大量的認識論的觀點,因而便使我懷疑起來了。例如,人們可以說,我的頓悟是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慢慢成熟起來,然后才突然以夢的形式破殼而出的。說實在的,它就是那么發生的。但是這種解釋卻只是一種描述就是了。真正的問題在于,為什么會發生這種過程和為什么它以意識的形式破殼而出。我并沒有故意地干過任何事情來加速任何的這樣一種發展;相反,我的同情心卻在另一個方面。因此,在這些景象之后一定有某種東西在起作用,是某種理智在起作用,至少是某種在理智上勝過我的東西在起作用。在意識之光的照耀下,內心王國之光便以一個碩大無朋的影子顯現出來了,這一非同尋常的想法確實不是某種我會自發地想到的東西,F在,完全是突然之間,我明白了許多以前對我來說是無法解釋的事情——特別是以前每當我間接提到使人會想起內心王國的任何事情時,人們臉上便會掠過顯得尷尬和疏遠的冰冷陰影的神情。
  很清楚,我一定得把第二人格丟到腦后去。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該向我自己否認他或宣布說他是無效的。這只會等于是自殘手足,此外還只會使我失去解釋這些夢的起源的可能性。因為無疑在我心中,第二人格與夢的制造是有某種關系的,而我也可以很容易就認為他具有必要的更高的理智了。但我卻覺得自己日漸與第一人格同一了,而且這種狀態反過來證明只是遠更富有理解力的第二人格的一部分就是了;由于這一原因,我又覺得自己與他又不再是同一的了。他確實是一個幽靈,一個精靈,能夠與黑暗世界對抗而立于不敗之地。這是我在做此夢前尚不知道的某種東西,而且甚至就在此時——回想起來我確信這個——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識到了它而已,盡管我絕不懷疑在情感一上我是認識它的。
  不管怎樣,我和第二人格之間卻產生了分裂,結果,“我”被指派給了第一人格,并在相同的程度上與第二人格分隔了開來,后者因而可以說便獲得了一種獨立的人格。我并不把這與任何一種肯定的個性的想法聯系起來,而這種個性乃是一個幽靈所可能有的;由于我是在鄉下長大的,這種可能性在我看來本不應顯得奇怪才是。在鄉下,人們按照情況的不同,是相信這樣的事物的,即是但同時又不是的事物。有關這個精靈的惟一明確的特征是其具有歷史性的特性,即他在時間上有延展性,或更確切地說,他是沒有時間性的。當然,我并不用這樣多的話來告訴自己這一點,對其在空間的存在也沒有形成任何觀念。在我那第一人格的存在的背景里,他起著一種要素的作用,從來不是明確地限定了的然而又是確定地存在著的。
  小孩子對于大人所說的話所作出的反應,遠比不上對在周圍環境下摸不著猜不透的事物所作出的反應更甚。小孩是潛意識地使自己適應于它們的,而這便在他身上產生了具有補償的種種相關性。甚至在我最幼小的兒童時期便逐漸擁有的特定的“宗教”觀念,便是一種自發性的產物,只可以認為是我對我父母的環境及對時代精神所作出的反應。我父親后來只好屈從對宗教的各種懷疑自然便只得經歷一個很長的醞釀時期。自己的世界及大體整個世界發生的這樣一種劇變,便會把其影響向前推進;這種影響的時間越長,我父親那意識著的頭腦便會愈加拼命地反抗其威力。我父親所具有的預感使他處于一種坐立不安的狀態,爾后這種種不安又傳到了我身上,這也就沒什么好奇怪的了。
  我從來沒有這種印象,認為這些影響是從我母親方面發散出來的,因為她是以某種方式扎根于深深的,不可見的土地上的,而這在我看來,絕不是出于她對基督教信仰的堅信。對于我來說,它是以某種方式與動物、樹木、山脈、草地及流水聯系在一起的,所有這一切,與她那信仰基督教的外表及她通常對信仰加以維護的做法形成了最奇妙的對比。這一背景與我自己的態度很好地對應了起來,因而沒有造成我有什么不適感;相反,它反而給予了我一種安全感,使我自信這就是使我可以在其上站穩腳跟的堅實地面。我從來不覺得這一基礎是十分“異教徒式的”。我母親的“第二人格”在這種沖突中給予了我最強有力的支持,這一沖突那時已在父親的傳統與我那潛意識因而一直受到激勵而創造的奇異的、補償性的產物之間展開。
  回顧起來,我現在可以看出,我童年時的發展,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已預示了我未來的事件并為我在適應父親在宗教信仰上的崩潰及為有關這個世界的破壞性的新發現的這種種情形掃清了道路——今天我們大家都明白的新發現并不是經過一兩天就形成了的,而是事先就已長時間地在發生影響。盡管我們人類擁有我們自己的個人生活,然而我們在很大程度上卻是其歲月以世紀作單位來計算的一種集體精神的代表者、犧牲者和促進者,我們很可能終生都在認為,我們向來是憑本能行事的,并且可能永遠不會發現,在大多數情形下,我們不過是世界戲劇舞臺上的跑龍套的角色而已,盡管我們并不知道,但是卻存在著種種因素,使我們的生活不由自已地受其影響,而要是這些因素不為我們所覺察,其影響的程度也就更甚了。因此,我們的生命至少有一部分是生活在好幾個世紀里的——這個一部分,只供我自己利用并給它起了個名字叫“第二人格”。它不是一種個人的玩物,這種情形可以由西方的宗教所證實。這種宗教明確地把它自己施加到這個內在的人的身上,并在為時兩千年的時間里一直認真地竭力使他認識帶有其個人的先入之見的我們的表面意識,“無須到外面去找,真理就潛藏在這個內在的人的身上。”
  在1892-1894年間,我與父親進行過一些相當熱烈的討論。他曾在戈廷根學習過東方語言并就阿拉伯版的《所羅門之歌》32 寫了其學位論文。隨著最后一次考試的結束,給他帶來榮耀的日子也就結束了。此后,他在語言上的才華便給湮沒了。作為一個鄉村牧師,他落進了一種感傷的理想主義里,落進了對他大學時期的黃金時代的回憶里并繼續用他當大學生時的長柄煙斗抽煙,他還發現他的婚姻并非如他先前所想象的那么美滿。他做了許多的好事——實在太多了——而結果則往往是使人生氣的。父母倆都極力過著虔誠的生活,但結果倆人之間互相反目的情形卻實在太經常了。這些困難,雖很可以理解,但后來卻粉碎了我父親的信仰。
  32 《所羅門之歌》,即《圣經·舊約》里的“雅歌”。
  那時候,他的煩躁易怒和不滿日有所增,而他的狀況使我對他很是關心。我母親避開一切可能刺激他的事并拒絕與他進行爭吵。盡管我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但我往往卻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脾氣。在他大發脾氣時我便順從地不發一語,而在他顯得比較和氣時,有時我便設法找些話與他交談,希望得悉點他內心的想法及他對自己的了解情形。在我看來,很清楚,某種甚為特別的事情正折磨著他,而我懷疑此事乃是與他的信仰有關。從他無意中作出的一些暗示里,我可以肯定地說,他是在忍受著由于對宗教產生了種種懷疑而帶來的痛苦。這在我看來,肯定就是他是否已獲得了那種必要的體驗的那種情形。從我設法與之進行的討論里我看出了,實際上,某種那樣的東西卻是缺乏了,因為我所提出的一切問題,他都給以同樣的、聽膩了的、毫無生氣和合乎神學規范的回答,或無可奈何地聳聳肩膀,而這便在我身上產生了一種矛盾的心情。我不明白他為什么不在吵架時抓住這些機會并跟其景況妥協。我明白,我那些批判性的問題很傷他的心,但盡管這樣,我卻不想進行一次建設性的談話,因為在我看來,他竟沒有過對上帝的體驗這一所有一切體驗中最顯著的體驗,實在幾乎令人難以設想。我對認識論知道不少,因而便認識到,這樣一種知識是無法加以證明的;而且我還同樣清楚,這實在也跟夕陽西下之美或黑夜的恐怖那樣,是無需加以證明的一樣。毫無疑問,我曾笨拙地設法向他傳達這些明顯的真理,滿懷希望地幫助他承受起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他身上的這一災難。他是得與某個人爭吵的,于是他便與他家里的人和他自己吵起來了。他何以不與上帝這位一切造物的陰沉的創造者進行爭吵呢,因為只有他才應為世上的各種痛和苦難負責?上帝肯定會以答案的方式而讓他做一下那種奇妙的、無限深刻的夢;盡管我沒有向他請求,上帝卻讓我做過這種夢并讓這種夢來決定了我的命運。我并不知道其原因,它只是這樣就是了。對呀,他甚至讓我瞥了一眼他自己的本形。這是一個重大的秘密,我是不敢也無法向我父親揭示這一點的。要是他能理解有關上帝的直接體驗,我本可能向他揭示這一點的。但在我與他的交談中,我卻從來沒有走出這么遠,甚至從不走近到會遇到這個問題的范圍,因為我總是以一種非心理學的和理智的方式來處理它并盡一切可能來避開會引起感情沖動的各個方面。這種方法每一次都像對著公牛的一塊紅布那樣,導致了我所無法理解的種種惱人的反應。我實在無法理解,一種完全合理的爭辯,怎么竟引起了這種感情上的抵制行為的。

相關熱詞搜索:榮格自傳

上一篇:《回憶·夢·思考》榮格自傳(5)中學時代
下一篇:《回憶·夢·思考》榮格自傳(7)精神病治療活動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五分彩定位 幸运飞艇计划 速赛车全天稳定计划网 新浪分分彩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计划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