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

心理學的本土化--楊中芳教授專訪
2012-07-24 16:36:39   來源:   評論:0 點擊:

  楊中芳祖籍山東蓬萊,出生在天津,成長于臺北。而后她到美國求學13年。1980年楊中芳回香港從事教育及心理學研究工作,2001年起兼任中山大學心理學系復系后首任系主任! ∮浾撸簭膬鹊爻鰜,而后在臺灣,又...

  楊中芳祖籍山東蓬萊,出生在天津,成長于臺北。而后她到美國求學13年。1980年楊中芳回香港從事教育及心理學研究工作,2001年起兼任中山大學心理學系復系后首任系主任。

  記者:從內地出來,而后在臺灣,又去美國,還有香港,最終又回到內地,學術界有你這種經歷的人肯定不多。

  楊中芳(以下簡稱“楊”):對我來講,這就像轉了一個圈,又回來了。我2歲去的臺灣,那時社會上有很多傳聞,包括一些對商人不利的消息。當時我父親在天津做生意,他和朋友一商量就帶著我們到了臺灣。

  人到了一定時候總要想,到底自己歸屬于什么地方?我每十幾年就換一個地方,每個地方都有它的好壞,最終我要選一個地方,跟自己講,這是我的根。過完這半年長假期,我就會從香港大學提前退休。我是個從小講普通話長大的人,可自從20歲到美國讀書后,我就幾乎沒用普通話講過課,用的都是英語,滿足感不強。我覺得自己的東西教給自己人,用母語才會親切。

  記者:在美國獲得碩士學位以后,你曾經有過一段在廣告公司工作的經歷。當時做的是一些什么事情?

  楊:我在當時美國第二大的廣告公司做研究工作。打個比方,客戶到廣告公司,提出要增加銷量,要求公司給它提出一個計劃。公司第一步就是做市場研究,指出產品哪里不足,可以怎么改進。研究形式很多,譬如調查100個消費者,把詳細的資料呈給客戶。這份工作我做了1年。那時廣告是美國最前衛的行業,大家都穿著花襯衫上班,完全不顧正統的一套,對我來說很新奇。這是我一個很重要的經歷。沒有廣告從業經驗,很難對商業心理學有真正的體會。

  記者:既然喜歡這種應用工作,為什么后來又轉回基礎研究領域呢?

  楊:緣份吧。離開那家公司,我就隨著家里搬到溫哥華去了,在一個研究所工作。后來我又到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教書,大家都說商學院好,收入高,機會多,學術要求又沒有那么高。但我發現還是對基礎研究比較感興趣,就到了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在外面做得已經不錯了,還要逆流回來,當時挺罕見的,我看現在也不多。

  記者:過去10年,你的大量研究都集中在本土心理學上。是什么讓你對中國人及中國社會感興趣?僅僅因為“中國人”這個身份嗎?

  楊:在臺灣的時候,周圍都是中國人,除了奧運會的時候,沒有誰會特別注意這個身份。到了芝加哥,中國人又太少了,呆在學校里,也感受不到身份問題。但到了香港,在當時殖民地的環境下,即使只是買樣東西,講英文和講中文,別人對你待遇都不一樣,我突然覺得“中國人”身份的特殊。另一方面,在商學院教書期間,有些外國學者偶爾會向我問起香港人的消費心理,這說明已經有人注意到中國人的消費市場,只是中國人的消費心理沒有受到關注,于是我做了個調查。調查中,我發現自從有傳教士進入中國,就開始有關于中國人的書,但其中大部分描述是負面的,很膚淺,有很多誤解。我這才開始了這方面的研究。

  記者:“本土”二字怎么講?

  楊:就是要進入特定的這個文化中去,用文化的觀點解釋社會行為。一個很簡單的例子,過去在內地和臺灣同樣流行的,如果家人要做手術,你要給主刀醫生“紅包”。在外國,這一定算是貪污。但怎么看待中國社會里的這個現象呢?第一,這是個供求問題。如果醫院里每個醫生都有很多時間,耐心地給你診治,不像現在這樣每天從早到晚,一連開刀開十多個,病人也不必給“紅包”。醫生疲勞,你就害怕他出差錯嘛。第二,像費孝通先生說的那樣,中國社會對自己人是比對外人好的。西方社會里,醫生講“醫德”,一視同仁。中國也講“醫德”,但受傳統文化影響,我們對親人是最好的,這是核心,然后按親疏關系一圈一圈向外淡化。所以當面對一個陌生醫生時,你潛意識已經覺得他不會好好給你看病了。其實這個醫生很可能也是很盡責的。當雙方都認為對方不會為自己盡心,缺乏信心的時候,怎么辦?給錢嘛,給你個義務讓你做得更好一點。于是,在中國給“紅包”就成了一個對家人負責的行為。

  記者:你是說,很多社會現象都跟民族性格有關系?

  楊:我不是很喜歡用“性格”這個詞,應該說是用文化本身的想法解釋社會行為。我們剛才所說的現象,來源于從前中國是農業社會,社會關系簡單穩定,其核心是親屬。城市社會親屬關系就變得不那么緊密,圈子于是也很疏淡。隨著城市的發展,我們傳統的圈子和思維方式會越來越淡,最后消失,剛才提到的現象自然就不見了。

  記者:你剛剛提到不喜歡用“性格”這個詞,是不是因為你覺得文化傳統是隨著時代改變的而不是一種天然的特質?

  楊:對。這不是中國固有的東西。個體有沒有性格,有,但所謂的“國民性”,我是不大相信的。“本土”指的僅是當時當地的環境。

  心理學背后

  學術上一般將社會心理學的誕生鎖定在1908年。那一年,美國社會學家羅斯和英國心理學家麥獨孤不約而同地發表了以《社會心理學》命名的專著。標志著社會心理學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

  記者:1908年前后,正是工業化和現代化在歐洲核心地區取得巨大成就,且越出歐洲向異質文化地區傳播的時候,同時,工業革命導致了城市化速度大幅提高。社會心理學的誕生和這個社會背景有沒有關系?

  楊:早期社會心理學討論的不是個人的心理,而是一群人做一件事情的心理,譬如人為什么會在暴動的時候失去理智。

  1908年這兩本《社會心理學》的出現是社會條件的結果……你是這個意思嗎?我印象中還沒有研究把這兩件事連接起來的。讓我回去認真找找看。

  記者:我這樣問是因為我感覺人到了城市環境,其心理問題就會凸顯得尤為尖銳。

  楊:是的。城市里社會心理很復雜,人與人的關系又比較疏離,像我住在大樓里,聽到鄰居出來了,明明自己也準備下樓,卻偏偏再等等,非等別人下去了,再出去按電梯,盡量避免見到自己的鄰居。農村和城市就不一樣,農村環境的流動性比較小,它的社會心理主要是人情和面子。

  記者:近幾年,社會心理學在中國也變得很火爆,各個高校都紛紛增開了心理學專業,包括中山大學這次恢復心理學系。你怎么看待這背后的社會成因?

  楊:從前中國人不大講究心理問題,主要因為我們過去窮,想著把飯吃飽就滿足了,沒有其它想法。但當社會進步到一定程度,人就要求個性。社會心理學是研究個人的,它的基礎必須是個體感知到“我”的存在。當人們不需要與別人分享一切,有了私人空間,才會意識到:“噢,原來有個‘我’。”

  記者:從某個角度講,城市人有很多的精神困擾,是不是也就來自于物質極大豐富的同時,“我”的突然呈現和迅速膨脹,我們不知道怎么面對自己?

  楊:是這樣的。(上世紀)70年代后期出生這一代很多是獨生子女,物質很豐富,你要什么家里就給什么,但是———你要什么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當你什么東西都可以伸手抓到的時候,你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社會什么都準備好了,說你要什么都給你,你決定吧。這個時候你就會坐著想:我是什么?我要什么?我喜歡什么?

  父親

  在一篇題為《“情”與“義”:中國人真是重情嗎?》的學術論文中,楊中芳把自己與父親的一段有關情感的事件列入,作為了研究與分析的對象。

  記者:把自己的家庭作為研究對象,這在學術界很罕見吧?

  楊:至少我沒見有中國學者這樣做過。但這在西方心理學界很常見。榮格說過,所有的心理學家都是用自己的心理做研究背景,雖然他們不一定都把自己寫出來。

  記者:這篇論文,你給你父親看過嗎?

  楊:沒有。其實想……這一點上,我覺得自己還是比較中國人。如果在外國的話,一定是會給父親看,然后跟他討論。但我自己的話,感覺好像還是不太符合中國國情……有點內疚。(有沒有想象過假如父親看了會怎么樣?)應該不會怎么樣吧。我也沒有講他不好嘛,只是在敘述一件事情。但他是不是能理解我是在做一個研究,我不知道。

  記者:你的家庭是不是特別傳統?

  楊:很傳統,典型的商人家庭,家境還算好,小康吧。沒有很多的書,沒有一個讓我走上學術路線的環境。我們家有6個女兒,我排第二。家里沒有兒子,我媽媽那時幾乎隔一年就生一個小孩,我像野草一樣生長,沒有太多人管,跌跌撞撞就過來了。

  記者:你和父親的關系密切嗎?

  楊:小時候我們的父女關系非常非常不密切。第一,他很忙,要做生意。第二,他是個很沉默的人。他也不是不關心你,只是他沒辦法用語言來表達他的情感。似乎中國男性要用語言表達自己都是比較困難的。我從小和我父親的關系就蠻疏遠的,我和他的對話就是我拿成績單給他,他覺得很不滿意的時候,他就會說:“下次可以做得更好一點。”

  記者:我感覺你現在已經比較理解你的父親了?墒歉贻p一些的時候呢?你沒有感覺抱怨或是疑惑嗎?

  楊:沒有。我當時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爸爸就是這樣的呀,就是在外面賺錢養活我們嘛。”

  我還記得小學考中學的時候,考完試從考場出來,我很緊張,父親一手提著一些吃的東西,一手領著我,我們兩個就在院子里轉啊轉,他問我,考了什么題目?考成怎么樣?這是惟一讓我感覺到我和他很有意義的一個場景,最接近的一個溝通,就那一次。這以外我覺得沒有溝通也沒有什么太大的遺憾。

  我們幾姐妹常常笑父親是“王”,因為家里7個女人,就他一個男人。他是一個很孤獨的人。退休好多年了,他常常呆在自己的房間里,學英文,看高爾夫節目,看股票,在一個小空間里,他可以獨自過得很好,不管我們女人嘰嘰喳喳地在外面聊天。

  最近他病了,病得非常嚴重,我們幾姐妹都奔到了他身邊,我們的關系好像又近了點。他今年已經83歲了,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感覺上好像還是不能夠很容易地和他的子女們溝通。

  記者:你出生在天津,對家鄉沒有什么印象吧?蓬萊有海市蜃樓噢。

  楊:對啊,有一次我就差點看見了。那年6月,海市蜃樓剛出現過,我就到了蓬萊,然后每天在賓館里盯著大海說,一二三四,再來一次。當然是沒看見。

  蓬萊很小,離開家鄉,在學術界做學問的人很少。從前家鄉寫信給我,讓我當那里的政協委員,我拒絕他們說,對不起,我沒辦法回來開會,光掛名的事情我不想做。我是想做個誠實的人,況且出身于商人家庭,我從來不知道什么是政治。幾年后我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很不符合中國國情的。(讓人感覺沒有鄉情?)對,他們可能會這樣解釋。前年,我穿針引線讓我父親給家鄉捐了些錢,一是把自來水廠建起來,那時他們吃水很困難,每天只有兩三小時的供水;二是修了柏油馬路。去年10月,家鄉來信說都弄好了,讓我們回去看。(今年6月份我去過蓬萊,那里挺好的。)是嗎?哈哈,可能你走的路就是我父親捐資修的!

  單身貴族

  楊中芳一直過著獨身的生活。

  記者:一直沒有結婚,是沒有這個機緣,還是你抱定了這個信念?

  楊:過去也有一些可能性,但最終……用我們中國人的話講就是沒有緣份吧,也不是我刻意去追求的。只是一直沒有遇到自己喜歡又愿意跟他一起生活的人,這件事情就會慢慢變得不那么重要。而且當你習慣了以后,你再想要結婚,會覺得困難。

  記者:你的家庭那么傳統,他們沒有給你成家的壓力嗎?

  楊:沒有。后來我母親跟我說,她當然希望我早點結婚。但自我27歲拿到博士學位起,她就知道我不可能結婚了。(你27歲就已經決定不結婚了?)我沒這樣想,可她已經放棄了,覺得沒有人敢要我。(確實是因為學歷的原因嗎?)我想有吧,不一定,沒有問過。其實,至少有一次,已經到了結婚的邊緣,但到最后還是放棄了。

  記者:那次怎么樣的狀況?

  楊:那時我30歲左右,對方是一個外國人,最終沒有在一起。我感覺還是文化的差異。他常常說,你媽媽叫你做什么,你每次都跳高三尺地立刻去做。但為什么我叫你做什么,你總要跟我爭論?我就跟他解釋,這正是因為我跟你比較親近。解釋的時候他點點頭,但事后還是不理解。這是一條鴻溝,永遠沒有辦法化解。

  記者:那以后,你沒嘗試找個中國人戀愛嗎?

  楊:沒有。臺灣、香港流行叫我們“單身貴族”,錢賺得多,又不用給先生、孩子做飯,很自由。我的一些同事,有時被先生、孩子折磨得不成樣子,就跑過來對我說羨慕我。其實不結婚這件事跟人格因素是配合的,我比較獨立,一個人在家也不會覺得寂寞。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樣,獨身的致命傷是讓人變得自私。

  記者:你是說“自私”?

  楊:你每天想的都是自己,我喜歡吃什么,穿什么,做什么,不會想著另外一個人。有時出去旅行,看著有的媽媽帶著3個孩子,我首先是覺得同情,另外覺得厭煩:我在看美麗的風景,小孩子怎么那么吵?這就是我說的自私———沒有從別人的角度看問題。

  楊中芳:心理學家,博士生導師。畢業于臺灣大學心理學系,獲美國芝加哥大學心理學系哲學博士學位,其后分別于耶魯大學和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進行博士后研究工作。先后任教于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洛杉磯南加州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臺灣中正大學和香港大學,F為中山大學心理學系主任。

  其著作有:《廣告的心理原理》、《如何研究中國人》、《中國人的人際關系、情感與信任》等。

引自:http://www.gdcct.gov.cn/news/1970/1970-01-01/1162517060.html

相關熱詞搜索:楊中芳 心理學 本土化

上一篇:《回憶·夢·思考》榮格自傳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五分彩定位 幸运飞艇计划 速赛车全天稳定计划网 新浪分分彩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计划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