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定位欢迎您的到來!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

《弗洛伊德及其后繼者》經典摘錄
2013-09-04 09:27:47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弗洛伊德及其后繼者:現代精神分析思想史》全面易懂地介紹了自弗洛伊德以來現代精神分析思想發展的歷史,內容涵蓋了現代精神分析思想所有的主要分支,如弗洛伊德經典精神分析、自我心理學、人際精神分析、克萊因學派、英國客體關系學派、自體心理學、當代弗洛伊德主義修正者

《佛洛依德及其后繼者》經典摘錄

  [轉載]《佛洛依德及其后繼者》經典摘錄----本溪孫曉杰

本溪孫曉杰(網名:依德)

 

    1、精神分析的概念來自對分析過程的體驗,對參與精神分析的雙方,都會激起強烈的情感、高度消耗能量、深入個人內心的體驗,精神分析的概念與這種體驗深深相連。

    2、精神分析思想有助于把不同領域的體驗聯系在一起:過去與現在、清醒與睡眠、思維與情感,人際事件與最隱私的幻想。

    3、對于了解精神分析的人來說,分析的概念為拓展、整理和豐富了的生活以及與他人的關系提供了有效的工具。

    4、弗洛依德理論的主要支柱——本能驅力、俄狄浦斯情結的核心重要性、性和攻擊在動機中的首要地位——在現代精神分析思想中已經受到質疑,并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5、弗洛依德的基本技術原則——分析性中立、有意阻止病人的愿望滿足、像幼兒神經癥退行——在當代臨床醫生那里也同樣被重新界定、修正和改變。

    6、當今的分析師不再天真地把自己當成現實的裁決者,而只是把自己當成共同前行的旅途上的向導。

    7、隨著周遭世界的變化,精神分析自身也已改變,這些改變表現在應用精神分析的情景、實踐精神分析的方式,以及精神分析所產生的觀點中。

    8、精神分析不僅是在我們文化之內的一個專業而科學的學科,而且是一種思維方式,一種理解人類經驗的方式,已成為構成我們文化的要素,滲透于我們體驗自身和心靈的方式之中。

    9、當代精神分析文獻和當代分析性實踐中主要關心的內容——主觀性的性質、個人意義和創造力的產生、主體在文化、語言和歷史背景中的存身——實際上都是我們時代最重要的關心內容。

    10、癔癥不是大腦的疾病,而是心靈疾病。問題的根源在于想法,而不是神經。

    11、催眠狀態是人為地繞過了防御,從而令分析師觸及使病人煩惱的秘密,但是真正需要知道這些秘密的人是病人,而由于催眠狀態結束后對這些回憶(以及類似的有聯系的記憶)的阻抗就也恢復了,病人無法了解這些內容。如果在催眠后由分析師告訴病人這些秘密,病人只會獲得知識上的理解,而不是經驗上的覺察。

    12、心靈的地形模型,將心靈劃分為三個不同領域:無意識,由不可接受的想法和情感構成;前意識,由能夠變成意識內容的可接受的想法和情感構成;意識,由任何時間處于意識覺察中的想法和情感構成。

    13、通過分析病人的自由聯想和對自由聯想的阻抗,弗洛依德認為,他能同時了解到致病沖突的兩方面:(1)秘密的情感和記憶,(2)防御——拒斥這些秘密情感和記憶的想法和情感。

    14、弗洛依德最重要的臨床觀察之一是病人在分析情境中的困難(阻抗和移情)并非治療的阻礙,而恰恰是治療的核心。

    15、夢是弗洛依德的病人產生的一種聯想。弗洛依德對夢的處理與處理其他聯想一樣:他們可能包含著關于早期經驗的隱藏想法和聯想。

    16、夢是沖突愿望的偽裝滿足。

    17、夢的真正意義(夢的隱含想法)經過了復雜的歪曲過程,從而變成夢中的體驗的內容(夢的表面內容)。凝縮、置換、象征——這些都在夢的工作中使用,將不可接受的夢的隱含想法轉變成為盡管表面上沒有任何意義、沒有關聯,但可以接受的意象,這些意象被編成一個故事(二級潤飾),讓做夢者更加失去線索。

    18、釋夢是逆轉了夢的形成過程,從經過偽裝的表面追溯到隱藏在其背后的秘密。

    19、弗洛依德越來越堅信,強烈沖突的性欲不僅主導著未來患者神經癥的人的童年,也主導著男人和女人的童年。進一步來說,神經癥癥狀背后隱藏著性,其含義并不局限于常規的異性性交,而更接近于性變態中的性。

    20、弗洛依德推理到,心靈是釋放觸動他的刺激的裝置。刺激有兩類:外部的(例如威脅生命的捕獵者)和內部的(例如饑餓)。外部刺激可以避免,而內部刺激則不斷增長。心靈的結構是為了容納、控制,并在可能的情況下釋放內部刺激。

    21、內部刺激中最為核心的是性本能。弗洛依德認為,性本能表現為身體不同部位產生的廣泛的一系列緊張,需要通過活動來釋放。

    22、弗洛依德認為,驅力的來源和目的都是驅力固有的特性;而客體則是在經驗中發現的。

    23、弗洛依德認為,童年性欲的沖動在成年期以偽裝的(神經癥癥狀)和未經偽裝(性變態)的形式保留。有些保留為前戲,包含在生殖期交媾的最終目標下。但是幼兒性體驗的的大部分內容是社會化的成人的心靈所不能接受的。最理想的情況下,這些內容轉變為升華的、目標受壓抑的滿足形式。

    24、弗洛依德做出的結論是,肛欲沖動與口欲和性器沖動一樣在成人經驗中延續,大量的成人功能的建構不是提供經過偽裝的滿足形式或有效防御,就是提供滿足與防御的復雜結合,而后者更為常見。

    25、弗洛依德認為,俄狄浦斯情結是通過閹割焦慮的威脅而解決的。

    26、心靈具有精致的裝置來調節本能力量,這些本能力量是所有動機的根源,持續要求釋放,心靈表面上透露出的是一種幻想;精神與人格是高度復雜、結構精巧的一層層本能沖動、這些沖動的變形和對這些沖動的防御。

    27、在弗洛依德看來,人格的基本材料是由沖突和防御編織而成的。

    28、從摒棄幼兒誘惑理論到1920年,弗洛依德認為性驅力是所有沖突和心理病態的根源。

    29、1920年,弗洛依德引入了雙重本能理論的觀點,賦予攻擊與性在驅動心理過程的基本本能能量根源上的相同地位。

    30、弗洛依德對人性的看法漸漸變得陰暗,特別在1920年以后。他逐漸認為,被壓抑的不僅是無害的的性愿望,還有從死本能衍生出來的強大、猛烈的破壞性。

    31、理想的心理健康并不是需要完全沒有壓抑,而是維持一種經過調解的壓抑,在允許滿足的同時,避免原始的性和攻擊沖動控制一切。

    32、在他關于文化的廣為閱讀的著作《文明與缺憾》中,他描繪了一幅圖景:人類需要文化才能生存,但由于文化必然帶來對不能的克制,必然在某些基本特征上永不滿足。

    33、弗洛依德在無意識中發現了其他東西:內疚、禁忌和自我懲罰。

    34、當弗洛依德開始認為心靈中的基本沖突不是意識與無意識之間,而是在無意識內部,就需要一個新的模型——結構模型,來描述心靈的主要構成。

    35、本我:“充滿翻滾著的興奮的鍋爐”,包含著原始、無結構、沖突的能量;自我是調節功能的集合,保持著對本我沖動的控制;超我是一套道德價值觀和自我批評的態度,主要是圍繞著內化的父母形象組織起來的。

    36、弗洛依德始終認為發現夢的含義是他偉大的貢獻。這是因為在夢的故事背后隱藏著人類普遍的主觀活動的秘密。后來的精神分析學者顯示,我們向自己講述的關于自己的所有故事都是二級潤飾,由過去和當前精神生活廣泛多樣的各種片段編織而成:愿望和渴望、幻想和知覺、希望和憂懼。

    37、自我的主要功能是表征現實,并通過筑起防御,在現實面前(包括社會習俗和道德要求)引導和控制內部驅力所帶來的壓力。弗洛依德將心理視為圍繞著驅力的沖動和防御而建起來的結構,自我心理學家所關注的核心問題是這一觀點的自然外延:自我是否要逐步通過某些階段,獲得某種漸進能力,來完成防御任務?這種漸進式被先天決定的,必然展現的過程,抑或環境因素會幫助或抑制它的發展?

    38、所有從弗洛依德的思想中派生出來的這些理論學派,都開始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討論正常的發展以及環境和早期關系的影響問題。

    39、精神分析治療的成功,有賴于病人通過遵循自由聯想的“基本原則”,暫時懸置防御性操作,本我沖動的內在先天力量抓住這一時機而獲得表達。

    40、神經癥是根本上敵對的三個部分之間無意識地做出的妥協形式。

    41、安娜-弗洛依德在1923年思考了弗洛依德提出的心理結構模型,發現了一個策略性的技術問題:如果心理問題的主要戰場不是在無意識的沖動與意識的防御之間,而是在三種心理成分之間,每一種心理成分都無意識地執行著自身的重要功能,病人精神生活的這些無意識方面可以通過治療過程揭示,那么我們就要重新考慮治療過程。地形學模型解釋說,在治療過程中,本我沖動將為獲得滿足而尋求表達。但在分析情境中為何要讓自我和超我——沖突的另外兩個參與者——的無意識部分進入意識呢?這也是為了他們的利益么?

    42、弗洛依德放棄催眠術,因為他已經了解到,暫時性地麻痹防御進入休止狀態是不足夠的;防御需要直接地、有意識地參與并解譯。但安娜-弗洛依德對自我探索是跟隨其防御活動,從特定的、限制的、清晰可辯的癥狀到他澆鑄的整個人格;某個人格功能基本類型可能根植于防御過程。

    43、在防御方面,分析師不是要一直等到病人的自由聯想受阻后,再去解譯假定的潛在本我內容,而是需要更主動地辨別聯想內容中、與之妥協并使之歪曲的精巧防御操作。從這一點考慮,分析性治療的焦點需要從追尋本我沖動轉移到意識以外的自我工作。

    44、在情感隔離的防御中,沖突的想法被允許以理智化的形式進入意識;與其相關的混亂感受就被阻隔。自我可能容許想法涌現,看上去好像是“自由”聯想,但這些想法與相應的感受分離。

    45、安娜-弗洛依德把正確的分析態度定義為“中立”,從而將分析的關注點從對本我衍生物的追逐,重新定位于在神經癥性結構的所有三個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之間進行公平擺動。

    46、弗洛依德本人在對防御所保護的秘密感興趣的同時,對防御也愈加感興趣。安娜-弗洛依德以臨床為焦點極大地拓展了這種轉換,既為這些防御定位,也注意到他們外在和內部復雜操作方面的運作形式。

    47、通常的說法是,內部產生的沖突和由此引起的超我罪惡感激發了自我防御活動,而安娜-弗洛依德闡明,源于外部世界的不快也會在行動中導致向否認這樣的防御機制。這樣的防御機制讓人聯想到嚴重的心理病理現象(例如,精神病性妄想),但她與兒童的工作證明,這種類型的防御操作是正常的早起發展性表現。

    48、安娜-弗洛依德的工作表明,否認的使用像投射和內射一樣,對于成人是錯亂的信號,但其實根植于童年的早期發展階段。

    49、通過指出自我過程貫穿于人格功能的所有領域,安娜-弗洛依德將自我本身確立為一個值得研究的分析對象。同時,她將精神分析思想的應用范圍從癥狀拓展到性格類型,從心理病理拓展到正常的人格功能。

    50、從結構模型的觀點來看,神經癥是本我、自我和超我三個心理結構達成的長期妥協。分析過程是假想成把這三方元首邀請到談判桌前,通過保持各方當事者的利益平衡(安娜提出的“中立”),分析師能幫助病人在競爭性要求中達成一種更為可用的解決方案。

    51、成功的談判高度依賴于談判的參與者,這需要自我心理學家評估心理結構(本我、自我、超我)執行功能的質量,這種評估能力至關重要。

    52、在病人的內疚感中,很容易泄露出其超我對俄狄浦斯密謀的反對;超我要確保在道德上不能接受的愿望受到有效監制,而對這種愿望的懲罰以職業上無能的整合入病人的個人經驗中。

    53、在自我心理學發展以前,精神分析的臨床目標是釋放被囚禁的無意識能量。弗洛依德強調的是非指導、非暗示性的方法,期任務是清除阻塞河流的雜物,而不是加固河堤。

    54、哈特曼的貢獻拓寬了精神分析的視野,從心理病理到人類的普遍發展,從一種孤立的、自成一體的治療方法,變成通行于多學科間的一種思維方法。

    55、弗洛依德認為幼兒最初從根本上是自我關注的,全神貫注于內部的張力和感覺,而并不指向外部現實。

    56、不滿足(例如,不回答病人的提問)以及解譯性對峙的目的是,迫使病人公開本我為尋找為滿足而產生的幻想,使之暴露于意識的檢查之下,得到分析性解譯,由此轉變成更現實、成熟的思考方式,以增強自我功能。

    57、哈特曼強調的概念是,通過適者生存的過程,動物被打造成高度適應自身的環境,所以“有機體和環境之間”應該存在一種持續的“交互關系”。

    58、哈特曼設想中的幼兒,并不是在夢幻中漂浮,然后突然就被要求適應,而是在出生時就帶有自我的潛力,像種子等待春雨一樣,等待適宜的“平均可預期”環境條件出現,來發動他們的成長。

    59、某種“無沖突的自我能力”不是由沖突和挫敗造成的,而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潛能,是人類特權和功能的一部分,將在適宜的環境中自然浮現,讓人類適應環境。這些功能包括語言、感知、客體理解和思維。

    60、哈特曼注意到,具有基本自發性(例如說話)的適應器官可能會繼發性地卷入沖突之中(口吃)。而來自與沖突的防御,可以通過發展適應性能力,最終變得具有自發性。

 

 

61、即使在驅力被升華時,他們依然在偽裝形式下保持著性和攻擊本質。如果無沖突的自我功能是真正自發的,就似乎需要有一種能量,不帶有上述性質。哈特曼提出了一種他稱之為“中和”的過程,通過這一過程,自我清楚了性與攻擊的品質。

62、實際上,中和改變了驅力本身的性質,與升華不同,而是像水力發電站,把渾濁洶涌的河流轉變成純凈可用的電能。

63、毫無疑問,無論人類天生可能具有什么樣的心理潛能,如果缺乏與另一個人的心理連接,潛能必將無法實現。

64、當弗洛伊德宣稱剝奪是自我發展的一種刺激,迫使兒童發生朝向現實的關鍵轉變時,斯皮茨關于“成長失敗”的兒童研究生動地反映出,如果缺乏與有愛心的養育著的接觸,“現實的磚墻”是致命的。

65、哈特曼已經指出,要使諸如客體理解和感知等自我能力得以浮現,平均可預期環境不可或缺,但是這種環境的本質特征是什么?外界如何影響了內心發展?

66、弗洛伊德引入客體這一術語來指代本能沖動的目標,通過它,本能的張力得以釋放。在這種理論圖式下,力比多客體本身并沒有內在價值,因為它能有效地降低驅力張力,所以通過經驗被鉚釘在驅力上。

67、起初,母親這個人對孩子來說并沒有突出的重要性,而是被聚合在“多變的”客體類群中,其功能只是作為“本能可以在他那兒或通過它達到目標的東西”之一。母親變得重要,是因為孩子確信母親提供了滿足;人類的愛是建立在直接和偽裝(目標受抑)的滿足之上,隨著自我找到一些方式對本能沖動進行抑制、生化、提煉,他們在更復雜的客體關系中尋找到安身之所。

68、弗洛伊德認為,認同過程在性質上沒有界定為基本的心理動機,而是一種防御性動機,試圖緩和喪失所帶來的挫敗體驗。

69、只要滿足能夠經由真實世界中的客體實現,就與認同無關。當客體喪失或因沖突而不能獲得客體時,滿足就被阻斷,客體將被內化以維持幻想的滿足。在弗洛伊德看來,與客體認同是次選的解決方案,是當本能滿足不能實現時勉強接受的補償。

70、斯皮茨保留了弗洛伊德的概念,認為力比多本身是尋求快感的,打他為了尋求快感增加了新的維度,神話并補充了弗洛伊德關于早期客體關系發展的觀點。除了力比多是目的之外,斯皮茨還為本我增加了一組能力,在自我中起源并發展,與力比多的尋求快感相平行,是個體能逐漸發展出關愛的感覺和深度愉悅的接觸。

71、斯皮茨認為,擁有力比多客體是一種發展形成就,反映出個體的復雜心理能力,能夠建立選擇性的、非常個人化的依戀,即使當依戀對象不在場時也依然能夠保持。

72、斯皮茨的力比多客體并不僅僅是一種達到驅力釋放目的的手段,也不是指防御性內化的后果,而是本身就具有根本重要性。力比多客體提供了基本的人類連接,所有心理發展都將在這種連接中發生。

73、斯皮茨設想,出生后嬰兒與母親進入一種心理融合狀態,延續著在子宮中時與母親的心里寄生關系。嬰兒與母親像連體人一樣依賴于彼此間的生命流動,如果突然分離或者以任何方式剝奪了讓嬰兒最終獲得獨立能力的這一漸進過程,都會有滅頂之災。

74、嬰兒的第一個社會反應——微笑反應,出現在三個月大;到八個月大時,出現第二個社會反應——陌生人焦慮;第三個心理紀事是對“不”的掌握,他促發了超我形成的發展內容的思考。

75、斯皮茨論證了事實上早期發展的每個方面都通過母親的環境所調節,這種修正理論將注意力轉換到:嬰兒從與母親的嵌合中逐漸脫身,建立獨立身份和個人化感受。

76、馬勒將斯皮茨提出的框架應用到童年體驗中的某些更黑暗的角落:那些住著患有精神疾病的兒童的家庭和醫院。

77、弗洛伊德定義分析性治療過程的設想是,病人將無意識的力比多渴望轉移到分析師身上,而這種渴望最初被指向被禁止的幼兒期客體。

78、透過馬勒的眼睛來看斯坦利,與其說他對客體漠不關心,不如說他進退維谷,一方面他對人強烈的早期需求,另一方面滿足這種需求所帶來的致命危險感,兒童需要在自身和客體世界之間建立起可預期并必須的界限,而斯坦利在這方面的錯亂導致了他的癥狀后果。

79、如果斯皮茨是正確的,認同感是從早期與母親的關鍵性合并體驗中發展出來的,那么在這種早期體驗或其消退過程中可能發生的特定失敗,就將導致人格認同形成中的特定類型的混亂。

80、馬勒進一步思考共生機能中關鍵的遺傳和素質因素,以及早期創傷經歷的影響。

81、馬勒描述了難以掌控的疼痛對兒童為成熟心理的類似影響:選擇性退行無法發生,兒童被向內驅策,不再發生任何幫助整理和理解資深體驗的能力。

82、馬勒也強調人類環境的重要性,嬰兒需要在共生范圍內的“最佳快感水平”來保護“安全港”和心理成長。母親為未來成熟的自我提供關鍵的“鏡像參考框架”。

83、弗洛伊德把生命早期階段稱為“原始自戀”,認為其本質是無目的的;馬勒認為,在最初的幾個月里,兒童破開“自閉的殼”進入人類最早的聯接,即“正常的共生”。

84、馬勒把在兒童的軀體和認知成熟、心理發展以及與母親伴侶發展認同中的關鍵功能之間,存在復雜而強大的交互作用,定義為“分離——個體化”并細化成明確的亞階段,每個亞階段都有特定的起始、正常結果和風險。

85、第一個亞階段是“孵化”,其標志是兒童警戒性的增長和“典型兩階段視覺模式”,在兩種模式間有規律地轉換,大部分時間里警覺地注視外部,時不時把母親作為原點查看一下。這一階段大約在九個月告終。這時,幼兒開始學步,變得更有能力、他投入外部世界,對新能力興高采烈,充滿全能感:盡管事實上遠離了母親,但他感到自己在心理上仍然與母親在一起的,分享她感知到的全能感。

86、兒童在十五到二十四個月之間發展到和解階段,這時他們將體驗到一種至關重要的精神失衡。此時,心理發展趕上了軀體成熟的速度,這時他憂慮地意識到,正是這種活動使其在精神上從與母親的躬身結合中分離出來。與先前的無畏行動不同,現在,孩子在學步中可能變得不斷試探,想把母親保持在視野之內,通過行動和目光接觸調整這種新的分離體驗。

87、在和解期的風險是,母親可能將這種實質進步的需要誤讀為退行,對此作出不耐煩或不可接近的反應,式獨立行使功能的能力尚未完全發展的孩子陷入對拋棄的憂懼之中。馬勒在報告中寫到,基本的“心境易感性”可能就建立在這一點上,“在和解階段,母親的接納和‘情緒理解’顯著匱乏”,促使“抑郁傾向”的形成。

88、俄狄浦斯動力強調帶有競爭意味的性和攻擊沖動,主要探索父親的角色,對于小女孩來說是渴望的俄狄浦斯客體,對小男孩來說是恐懼的俄狄浦斯競爭對手。

89、前俄狄浦斯動力以母親的角色為核心,關注心理結構形成過程中的發展中斷,這些心理結構最終會參與到俄狄浦斯斗爭中。如果這些結構有缺陷,他們本身就會造成許多更早的、導致功能受損的障礙。

90、前俄狄浦斯病理不會表現出那么多離散的癥狀或者內疚、沖突性的優柔寡斷,而是會出現更廣泛的心理功能失調:緊張、無法調節的情感狀態、自體和或他人意象的極端波動——在受虐和重癥抑郁這類病理中典型的失調特征。

91、弗洛伊德所假象的嬰兒,是充滿了未馴服的本能張力的生物,是一個史前動物,并不完全處于社會規范控制之下。弗洛伊德強調,無意識是永恒的,在成人的社會偽裝面具下,這些幼兒期的本能永遠保持緊張狀態。

92、自我心理學家設想,兒童是從與母親的共生聯合中逐步發展起來的,幼兒在心理意義上的誕生并不與從子宮中的身體出生相一致。母親的關愛容納著她脆弱的心靈,這種方式就好像她的身體曾容納了胚胎發展一樣。

93、痛苦體驗對于人的吸引顯而易見,這為弗洛伊德力比多理論中基礎性的享樂主義觀點帶來了挑戰,按照力比多理論,心里是按照快樂原則運轉的(總是降低痛苦并尋求快樂)。

94、1919年弗洛伊德對于人類本能天性的看法開始變得更加悲觀,得出結論是,攻擊性是與力比多同等重要的另外一種本能驅力。他提出,攻擊最初也是指向內部,源自死本能。嬰兒在生命之初既有指向自身的愛,也有指向自身的破壞性。這個修正版的弗洛伊德式嬰兒,現在被注入了性和攻擊的能量,常常處于一種增強的張力狀態中,為力比多或攻擊性所刺激,難以區分被喚起的快樂和痛苦。

95、弗洛伊德對死本能和原始性受虐狂的闡述,將這些早期的基本能量渠道統統追溯到素質上,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受到嬰兒與人類環境間關系的影響。

96、自我心理學家對嬰兒的看法是,他們在軀體上與首要養育著融合,持續不斷地接受并依賴與母親的心理參與。

97、雅各布森同意哈特曼的觀點,她提出本能驅力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在生物性上預設的先天潛能。盡管受到內在成熟過程的影響,但他們的獨特特征是在早期關系中獲得的。

98、在正常情況下,嬰兒體驗到的主要是滿意,力比多逐漸從好體驗的集合中浮現出來,稱為幼兒生活中強大而堅固的動機力量。在理想情況下,攻擊性的表現水平較低。然而,早期體驗能夠改變這種平衡。如果大部分體驗式挫敗的,被記錄是負性的,更強烈有力的攻擊驅力就會被鞏固,扭曲仍然脆弱的正常發展。

99、雅各布森強調,因為體驗是主觀加工的,所以無法簡單地從客觀上定義“好的”養育,而只存在對于某個特定的幼兒來說被感受為好的養育。

100、氣質傾向的問題(例如,一個容易感到挫敗的兒童),匹配與不匹配(安詳的幼兒與易激動的母親),情感相稱與不相稱(快樂的幼兒與抑郁的母親),還有母親對幼兒不斷變化的發展需求的感受和響應能力——幼兒在某個時刻到底會誘發出哪種情感,上述因素都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最終出現的基本驅力組成依賴于許多時刻的影響集合。

101、雅各布森提出,早期經歷在主觀上會留下情感色彩,這種情感色彩的均衡不但為形成力比多和攻擊驅力做出貢獻,還為感受自己和他人方式的形成打下基礎。感受自己和他人方面的體驗會表現在個體的心理發展特征上,分別被稱為自體意象和客體意向。

102、雅各布森提出,當體驗被感覺為好的,一個擁有愛并能給予母親意象和一個快樂而滿足的自體意象在嬰兒心理中開始累積;相反,當體驗是挫敗和沮喪時,一個令人挫敗的、沒有愛的母親意向和一個憤怒并被挫敗的自體意象就會累積。

103、個體獲得情感整合的自體意象及他人意象,極大地增長了承受更為復雜體驗的能力:能夠記錄和容忍自己與重要他人不同的情緒狀態;層次豐富的情緒反應增強了思考和學習的能力,被完全接納和被完全拒絕將損害這些思考和學習的能力;對某人感到失望但仍然愛他的能力;還有容忍憤怒而內部沒有崩潰,也沒有喪失某人存在價值或值得愛的感覺。

104、雅各布森認為,超我要經歷相當長時間的發展,期間兒童對人類環境的體驗被持續地內化逐漸改變兒童的源自驅力的沖動和愿望。早先與母親在前俄狄浦斯期的經歷對于個體發展有兩種廣泛影響,從而影響超我形成。滿足和挫敗的體驗塑造出兩種驅力形式上的鞏固,而母親的約束和禁止帶來的體驗在早期意象背后留下印痕,后期(俄狄浦斯)的超我圍繞著這些意象得以形成。所以,依賴于對他人的情欲超我的形成要廣泛地依賴于他人的情欲與體驗之間的復雜滲透。

105、弗洛伊德在后期的著作中把力比多描述為把事物聯系在一起的合并力量,而把攻擊性描述為解開連接的力量。雅各布森的說法,力比多式發展過程中的心理粘合劑,整合了諸如好客體和壞客體、好自體與壞自體這些對立意向。攻擊性在發展過程中加強了對差異的意識,促進了分離以及自體和他人分化意象的建立。

106、(滿足時喚起的)力比多促進拉近、吸收;(挫敗時喚起的)攻擊性促使推開移除。力比多和攻擊型都在穩定認同的發展過程中交替發揮作用,穩定的認同是一種成就,從根本上依賴于一個人自主行使功能的能力,通過吸收環境的方式得以建立并持續豐富。

107、弗洛伊德將移情視為分析過程的最主要特征,移情提供了途徑來接近病人隱藏或被禁止的愿望,因為病人會向治療師透露并極力滿足這些愿望。自我心理學家開始從更廣泛的角度看待治療關系,特別是對那些更為混亂的病人,移情并不僅僅代表了被禁止的渴望,同時還是一個舞臺,在這個舞臺上,從病人與分析師建立的關系細節中,能夠分辨出在建筑正常心理結構時殘余的廢料——那些注定失敗的努力。

108、通過注意關系中浮現的這些經歷和意向的特殊特征,利用他們作為重要發展過程運命的指示,分析師能夠確定病人心靈建構中受損的方面,并用語言對病人早期體驗中遭遇的問題加以說明,而這一過程恰恰成為修復的一個方面。

109、俄狄浦斯式的移情通常呈現得很緩慢,只有通過分析性澄清才能呈現,并集中圍繞在與分析師有關的某些包含情緒的特殊體驗上,而前俄狄浦斯式的移情則會更頻繁地以五花八門的自體和客體意象呈現為特征,被強烈的情緒所控制。

110、如果一個人常常焦慮、挫敗或憤怒,他可能感到自己不討人喜愛,這將延續一種連續的負性體驗循環,無論是対自體還是對他人。這表明是馬勒的分離-個體化這一基本過程中斷,從而導致了在維持穩定的個人認同感方面存在能力障礙,而這將繼續危害成年后的體驗。

111、雅各布森強調,要將攻擊性應用于建設性任務上,諸如分離或者建立界限等,攻擊性必須以一種可控的形式為兒童心理所利用。能容忍分離,并進而能對自體和他人同時持有好壞兩種感覺,這些發展形成就所產生的一個結果就是調低攻擊性。做到這一點的難度到底有多大,取決于每組感覺的相對實力。如果攻擊性太強,把他和愛的感覺帶到一起,就要冒著內部體驗中摧毀那些愛的感受以及所愛之人的風險。

112、對于自我心理學家來說,病人和分析時之間的體驗變成了一種機會,用來理解病人心理障礙的性質以及所做的適應性彌補努力,分析性關系還存在強大的變化潛力,而移情提供了修復早期混亂的機會,讓病人利用分析來盡量填補未曾滿足的發展性需求,因為病人現在是成人,能夠用語言向分析師描述并體驗早年的害怕和恐懼,而這些在童年時代似乎是難以抗拒的。

113、斯皮茨曾發現,母親對幼兒早期混亂體驗的共同加工、組織以及賦予意義,對于兒童知覺發展過程有至關重要的影響。

114、咨詢師在移情中行使了一種容器的功能,能容納積極和消極的體驗,反復向病人證明,好的東西遭遇壞的事物之后仍然存活下來,最終幫助他調低了他異常具有攻擊性的情緒狀態,使其在情緒生活中發張出更多的平衡。

115、弗洛伊德的隱喻都具有對抗的性質:戰爭、象棋、獵捕野獸。而自我心理學家把焦點從本我轉到自我,從被壓抑的部分轉換到心理過程的核心聯結,其分析過程的模型也開始轉變。

116、起初,分析師通過對自我防御功能的無意識方面進行分析,逐漸認識到自我所具有的更廣泛的功能可以在精神分析中被更好地利用,這些功能為病人的自我觀察、反應以及現實定向的維持所證明。

117、病人具有作為治療盟友的潛能。病人邀請其自我的能力,能夠向治療師解釋其關鍵心靈領域上的“內心故事”,讓治療師能更有效地分辨出競爭性心理要求與巧妙的神經癥性防御策略。

118、在對分析過程的理解方面,第二個根本性的轉變與一種不斷加強的認識伴隨而來,那就是,對于病人來說,在這種伙伴式的關系中進行治療的體驗本身就具有治療性。病人就像一個有效的偵查員,發展出更好地觀察自己的能力,能夠反思而不僅僅是反應,能夠延遲滿足自己,這有利于表達出他需要什么、能夠朝向期望的結果工作,而不是貿然行動。

119、分析過程不僅僅被理解為伙伴性治療關系,其本身還被視為一種成長體驗,與(準父母的)分析師的關系提供了一種關系,可以重歷早年的發展性體驗。

120、克萊因的立場是,兒童是可以被分析的,在很大程多上就是采用對成人進行分析的方式,只要像解譯成人分析對象的自由聯想那樣解譯他們的游戲就行。

121、在弗洛伊德看來,我們每個人都在與動物性的愿望、對懲罰的恐懼以及罪惡感作斗爭。而克萊因看來,我們每個人都在于對毀滅的深深恐懼(偏執性焦慮)以及完全的放棄(抑郁的焦慮)做斗爭。

122、弗洛伊德關于本能沖動的思想是一個介于身心之間的邊緣概念。他們始于心靈以外的身體組織中的物質積累,然后他們在心理上產生一種精神性張力,一種“心理運作的需要”。

123、克萊因認為,愛和保護的力比多沖動在其內部容納和鑲嵌著一個愛與被愛的客體意象;憎恨和破壞的攻擊沖動在其內部容納和鑲嵌著一個恨與被恨的客體意象。

124、克萊因對幼兒的體驗描述是,體驗是由兩個明顯的兩極化狀態構成,無論是在觀念組成還是在情緒基調方面都形成鮮明對照。正在吸吮母親乳汁的幼兒就是這兩種狀態得一個范式意象。在一種狀態中,幼兒感覺沐浴在愛中,“好乳房”充滿奇妙的食物并轉化成愛,把他沉浸在維系生命的乳汁中,用愛的保護籠罩著他。他于是也愛上了這個“好乳房”,對他提供的保護深懷感激。另外一些時候,幼兒感到受虐待,痛苦煩惱。他的胃里空空如也,饑餓從內部侵襲著他。那個可恨并懷有惡意的“壞乳房”,曾經喂給他壞乳汁,現在正從內部毒害他,然后又拋棄了他,他恨透了那個壞乳房,并且充滿了強烈的破壞性幻想。

125、克萊因所描述的分裂世界形成于任何形式的現實檢驗能力出現之前。幼兒相信自己的愛與恨的幻想,都對幻想的對象具有真實有力的影響:他對“好乳房”的愛具有一種保護和恢復的效力,而他對“壞乳房”的恨具有毀滅性的破壞力。這正是因為,因為兒童帶著全能感來體驗自己的沖動,所以世界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而且賭注總是非常昂貴。

126、在早期的經驗構成中,情緒的鎮靜有賴于兒童保持這兩個世界分隔的能力。為了使好乳房成為一個安全庇護所,他必須要清楚地區分壞乳房的惡毒。兒童對壞乳房的憤怒在強有力的摧毀幻想中釋放出來,兒童能像真實發生的事情一樣體驗到它,好像真的在造成破壞。至關重要的是,破壞性的憤怒被容納在與壞客體的關系之內。任何壞客體與好客體的混淆都會導致對后者的毀滅,而這將是災難性的,因為伴隨著好乳房的死亡,兒童將再也得不到保護或庇護所,以遠離壞乳房的惡毒。

127、偏執指的是核心性的迫害焦慮,是對從外部而來的侵略性惡毒的恐懼。分裂指的是核心性的防御,對愛與被愛的好乳房以及恨與被恨的壞乳房保持警惕的分隔。

128、克萊因推論,對死本能所引起的迫害性焦慮進行防御的迫切需求,是偏執-分裂心位的來源?巳R因把這點視為自己的理論的核心。她把新生兒的心理狀態描繪成充斥著即將被毀滅的焦慮,因為感受到自身攻擊性是一種原始的指向自身的破壞性力量。于是,持續終生的最緊要的問題變成了需要擺脫偏執焦慮,或者說要擺脫一個人的存在本身受到威脅的感覺。

129、受到圍攻的原始自我將一部分指向自身的沖動投射到自體界限以外的外部,從而創造了“壞乳房”。

130、偏執-分裂心位的惡毒始于固有的攻擊性,好的環境能夠改善其恐怖性。

131、克萊因認為,幼兒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發展傾向,使之朝向整合的方向形成體驗模式,這種傾向促進了幼兒對客體的整體感,并非全好或全壞的,而是有時好有時壞。

132、在克萊因看來,生命的核心問題在于對攻擊性的容納和處理。在偏執-分裂心位中,攻擊性被限制在對壞乳房的憎恨關系中,同于好乳房的愛的關系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離。當幼兒開始把好和壞的體驗同時放入對一個完整客體的矛盾(既有愛也有恨)關系中,就打碎了偏執-分裂心位所提供的平穩。是這個完整地母親使幼兒感到失望,使其愿望落空,引發渴望的痛苦、挫敗與絕望,當幼兒用憎恨幻想摧毀他時,摧毀的不僅僅是完全邪惡的壞乳房(而讓好乳房受到保護,不被涉及)。

133、在幼兒盛怒的幻想中被摧毀的完整客體(既包括外部母親,也包括相應的整個內部客體)既是挫敗唯一的提供者,也是美好的唯一提供者。幼兒在摧毀令人挫敗的整個客體同時,也消滅了自身的保護者和庇護所,滅絕了他所在的世界,殲滅了這個世界中的自己?巳R因把這種強烈的恐懼,以及因自身的破壞性損害了所愛客體而帶來的罪感,稱作抑郁焦慮,把這種對體驗的組織稱作抑郁心位,處于抑郁心位的兒童既愛又恨地與整個客體發生關系。

134、克萊因認為,幼兒在對引起挫敗感的母親進行狂怒幻想之后,會產生深深的懊悔。那個已被摧毀的令人挫敗的整個客體,同時也是幼兒所感激關心的愛的客體。幼兒在愛與關心之余產生了修補幻想(源自力比多本能),竭盡全力修復損害,讓母親再次完整起來。

135、在最理想的情況下,愛、幻想可憎的破壞以及修補循環往復,加深兒童與完整客體保持關系的能力,感到自己的修復能力能夠平衡并補償自身的破壞性。

136、克萊因所描繪的相對健康的心理狀態,并非是達到并保持在一個發展性的穩定期,而是一種不斷喪失繼而又重新獲得的心位。因為愛和恨永遠都會出現在體驗中,所以抑郁性焦慮是人類存在中的恒常且核心的特征。在一些重大喪失、拒絕和挫敗時刻,個體就會無可避免地退回到由偏執-分裂心位和躁狂性防御所提供的安全中去。

137、在弗洛伊德的理論中,性關系到快樂、權利和恐懼。對于女人,性交在最深的無意識水平被視為是占有了父親的陰莖,以此來彌補她自己的閹割感覺所帶來的自戀性創傷。對懷孕的渴望被作為一種標記,表明占有了父親以及她喪失的陰莖,并且戰勝母親這個競爭對手。對于男性來說,性交在最深的無意識水平被視作是最終占有母親、戰勝父親的體驗,證實了他并沒有因為性欲的野心而被閹割。另一個女人懷孕是他沒有被閹割、性功能強大的證明。

138、在克萊因的框架中,性欲關乎愛、破壞性和修復。男人和女人深深地關注自身的愛與恨能力之間的平衡,關注自身保持客體存活的能力,既包括他們和作為真實客體的他人的關系,也包括他們內部客體,她們對好的事物和生命力的內部感受。克萊因把性交看做是充滿強烈情緒的活動,雙方對對方的影響以及自身本質都會暴露出來,有可能受到傷害。喚起并滿足對方的能力象征了個體的修復能力;給與享受和快樂表明他的愛比恨更強大。能夠被對方喚起和滿足的能力表明它是有生命的,其內部客體都生機勃勃。

139、能生育對男性和女性都意味著內部的生命力,意味著一種已存活下來并欣欣向榮的內心體驗。不育,無論對男人還是對女人來說,都被看做會喚起恐懼,并非恐懼閹割焦慮,而是恐懼內部死亡,是愛在修復與維持與他人的重要聯接時遭遇的失敗,是自體在維持生命和滋養關系方面的無能。

140、對于弗洛伊德來說,藝術創造力是軀體快感的一種升華形式。而對克萊因來說,藝術創造力和軀體快感都是舞臺,在這個舞臺上,上演著人類在愛、狠和修復之間的核心斗爭。

141、幼兒的貪婪并不是在蓄意地破壞乳房,而是深深地怨恨只能一點一點地接受乳房的恩惠。這樣,貪婪就在她的貪得無厭中變得殘忍起來。

142、羨嫉是對同一情境的不同反應。羨嫉的幼兒不再希望觸及并擁有美好的事物,現在他變得有意搞壞他。他寧可破壞掉這個好的事物,也不愿意繼續無力地依賴與他。恰恰是美好事物的存在喚起了難以忍受的羨嫉,唯一的解脫辦法就是在幻想中摧毀這個美好事物本身。

143、在所有原始心理過程中,羨嫉是最具破壞性的,標志著偏執-分裂心位的憎恨和破壞性中,除羨嫉之外,其余都被限制在與壞乳房的關系中,通過分裂,好乳房被當作庇護所和安慰的來源而受到保護。

144、羨嫉非比尋常的獨特特征在于,他并不是對挫敗或痛苦的反應,而是對滿足和快感的反應。羨嫉不是對壞乳房的襲擊,而是針對好乳房。所以,羨嫉撤消了分裂,跨越了好壞之間的分水嶺污染了愛和庇護所最純凈的源頭。羨嫉摧毀了希望。

145、克萊因認為,在投射認同中,被投射的不僅僅是個別沖動,還包括自體的一部分,位于別人身上的不僅僅是攻擊沖動,而是壞自體。既然被投射的是自體的片段,所以個體就要通過無意識的認同與被驅逐的部分保持聯系。被投射的心理內容不會簡單地消失,個體會努力與那些內容保持某種聯系,并對其加以控制。

146、投射認同指的是,個體對于某一段經驗,不認為它存在于自己的內部,而是感到異樣刺眼地存在于他人身上,成為被高度關注并努力控制的對象,這段經驗不應簡單地理解為沖動,而應被看做人類關系中的一個普遍維度。

147、在克萊因對羨嫉概念的構成中存在一種對客體的攻擊,在原處的范例中,乳房旁邊的幼兒摧毀乳房并損壞了乳房的所含之物。

148、比昂提出,嫉妒的幼兒感到他與那個客體的所有聯系痛苦的無法忍受,所以攻擊不僅指向乳房,還指向了連接她與乳房的心理能力。不僅存在對客體的幻想攻擊,還存在著對幼兒自己感受和認知器官的攻擊,破壞他對一般現實的感知和理解能力,破壞他與他人建立有意義聯系的能力。羨嫉,對于比昂來說,成為一種心理的自體免疫性障礙,在精神上對自己進行攻擊。

149、比昂把心里對自身過程進行攻擊的一種核心途徑稱作為對聯接的攻擊,在這種攻擊中,事物。想法、感覺以及人們之間的聯接都遭到破壞。

150、在克萊因原來的理論中,投射認同是一種幻想,在其中自體的某些片段被體驗成存在與另一個人身上,自體對這個人保持認同,并試圖對其加以控制。比昂關注一個人頭腦中的心理事件對被投射的另一個人的影響。

151、比昂開始懷疑,分析師事實上變成了心理內容的一個容器而這些心理內容原先是存在于病人的體驗中的。自體的一個片段被想象遷移到(容納于)分析師身上,這是病人心理內部的一個事件,但在某種程度上卻轉化為分析師的一種真實體驗。

152、在提出關于投射認同的起源理論時,比昂設想幼兒充滿了他無法組織或控制的混亂感覺。幼兒向母親投射這些無法組織的心理內容,努力逃避它們所帶來的有害作用。善于容納的母親,輕松自如地對這種心理內容作出反應,并為幼兒組織這種體驗,然后幼兒再內射這些現在變得可以容忍的體驗。與幼兒不相協調的母親,不能夠容納并加工幼兒的投射認同,只能把幼兒留在支離破碎的恐怖體驗中,任由這些體驗擺布。比昂開始懷疑,類似的過程也在病人和分析師之間運行。比昂把克萊因的投射認同概念拓展到人際關系,把它從一個人的內心幻想轉變成兩個人內心中復雜的關系事件。

153、情感是有感染力的。一個人的激動和熱情能夠激起他人的激動和熱情。一個人的焦慮能夠讓他人緊張。一個人的抑郁能夠讓他人情緒低落。

154、對弗洛伊德來說,病人和分析師的角色界定明確,二者有著清晰獨立的體驗,病人需要進行回憶,通過自由聯想揭示與關鍵記憶有聯系的內容。分析師從恰當的距離聽到這些聯想,并給與病人解譯,將病人的聯想連接到那些將揭示和重組的記憶上。解譯是信息性的,被設計用來揭示病人對自己記憶的阻抗,來改變病人頭腦中的體驗構成。移情作為對回憶工作的最后防線式的阻抗而階段性地出現。

155、克萊因派分析師:病人似乎不止是向一個通常中立(除非被反移情干擾)的觀察者揭示她自己的心理內容;病人會依據自己的基本客體關系來體驗分析情境。分析師有時是好乳房,有魔法般的改變能力,解譯是好乳汁,具有保護性,是有營養且有助于康復的。有時,分析師是壞乳房,是有破壞性且致命的;解譯是有毒的,如果攝入就會從內部產生破壞。

156、以這種觀點來看,移情不是一種阻抗,或是將分析師的觀察位置從基線引開的干擾,病人對分析師和解譯的體驗,必然無可避免地透過其體驗的無意識結構,帶著強烈的希望和同等強烈的恐懼。

157、比昂通過把投射認同的概念人際化,認為治療師的情感體驗將更多地受到病人內心掙扎的影響。分析師發現自己共鳴且承受著來自病人的強烈焦慮和混亂狀態。分析師自己的抑郁性焦慮和修復需要,無疑是起初引領他進入“幫助的”職業動力,然而這種焦慮和需要始終是存在著。對于治療師的解譯,病人出于羨嫉故意進行破壞(懷有希望地修繕)會不可避免地極大打擾分析師。

158、向分析師投射兇惡的憤怒幻想的病人,很可能吧治療師當成是危險和邪惡的,而這可能激起后者的憤怒和虐待。病人心靈內部的幻想變成了人際間互動的形式,刺激分析師的強烈體驗,其反移情提供了理解病人無意識幻想的線索。

159、比昂勸告分析師在每次治療中都要努力保持一種戒律,盡量“既非記憶也非愿望”,努力將分析師凈化成病人投射的容器。

160、奧格登提出,治療中最困難的部分是理解和處理反移情,那些強烈的絕望、恐怖、憤怒和渴望等等由高度混亂的病人刺激出的感覺。比昂的闡述為咨詢師提供了一個框架,以容忍——事實上是,通過建立如下假使分析師著迷于——這些病人的反應:明顯的無望性和隔絕是由主動破壞希望和聯系的意圖造成的;與這些人保持聯系所產生的折磨感覺,是他們那方面要交流和分享他們被折磨的精神狀態的原初努力的產物。那些顯得沒有組織和意義的內容,首先要在咨詢師的體驗中被組織并賦予意義的,然后通過反復解譯,發生在病人的體驗中。

161、沙利文發現,精神分裂癥病人對自己隨處的人際環境極其敏感并能做出反應。盡管他們的表達常常是間接的、經過偽裝的,但是對于他人的察覺,他們是非常敏銳的,而這種敏銳常常給他們痛苦。

162、妄想型精神分裂癥特有的牽連觀念:堅信身邊發生的某些與他們無關的事情實際上和自己有關。

163、沙利文逐漸感到,人類活動和人類心理不是原本就存在于個體內部的東西,而是在個體間互動中產生的,如果不考慮到這一復雜、互動的人格塑造過程,就無法理解人格。

164、在經典精神分析設置中,分析師靜靜等待隱秘的愿望在沒有檢查機制作用的自由聯想中以偽裝方式浮現,隨后解譯這些愿望。在沙利文學派中,分析師則會主動詢問互動情況,重要資料不會自動浮現,因為病人(在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會遺漏重要的內容。

165、沙利文會詢問細節:對方是誰?你是怎么選擇他的?發生了些什么?誰對誰說了什么?關系中情感氣氛轉變的確切時間?沙利文認為,要獲得所需資料,他必須了解除了病人的想法、感受和幻想之外更多的情況。

166、沙利文并不認為人類的需求本身有什么問題。沙利文指出,我們并非生下來就帶著反社會的獸性沖動,而這些沖動只有在巨大的威脅和艱辛努力下才可馴服和社會化;相反,我們已經進化成了社會動物,天生就具有與他人互動的傾向。

167、克萊因所描述的兒童并不快樂,他生來就會以痛苦和不適組成迫害他的“壞”人,同時用痛苦和快樂舒適組成拯救他的“好”人。由于早期經驗的積累是圍繞著先天預設的客體(生來固有的危險和避難模式),因此幼年期的體驗必然是支離破碎的,令人恐懼的。在克萊因看來,童年的任務不是社會化,而是改善幼兒對世界的恐懼和噩夢般的感受,這些感受來自幼兒強烈的需求和先天具有的過強攻擊性力量。

168、弗洛伊德觀察:在癥狀神經癥強迫性的怪異行為闖入經驗;在性格神經癥自我挫敗的不良行為模式損害了自己與他人的互動;在命運神經癥中,相同的自我毀滅命運反復重演;在抑郁癥中,情緒痛苦無休止地再現。

169、驅力理論的動機框架很難與弗洛伊德對強迫性重復的臨床觀察相容,即人們仿弗有意地令痛苦反復出現:包括痛苦的癥狀、痛苦的行為模式、痛苦的宿命、痛苦的情感狀態。

170、根據快樂原則,力比多具有可塑性,可以替換使用各種客體球的快樂滿足;因此,力比多應該能夠放棄痛苦的愿望和帶來的挫折的客體。但弗洛伊德于1905年指出,力比多還具有所謂的粘滯性,而這似乎與快樂原則背道而馳。力比多會痛苦地固守著無法得到的舊客體、遭到挫敗的渴望、遭到阻礙的欲望。

171、費爾貝恩提出,力比多并非尋求快樂,而是尋求客體。人類經驗中的基本動力不是追求滿足和降低緊張,利用他人作為達到此目的之手段;相反,與人的聯系本身就是目的。

172、費爾貝恩認為幼兒先天傾向于在人類環境中的互動。如果以力比多尋求客體為前提假設,該理論框架能更簡潔、更具說服力地解釋弗洛伊德觀察到的無所不在的強迫性重復現象。力比多之所以粘滯,是因為它的性質正是粘滯性而非可塑性。

173、費爾貝恩震驚于孩子對虐待他們的父母仍懷有強烈的依戀和忠誠;快樂和滿足的缺乏完全沒有消弱親子聯接。這些孩子反而轉向尋求痛苦作為他們聯系的形式,并且是偏好的交往形式。兒童及后來的成人,從他人那里尋求的是他們在早年發展中體驗過的聯系。

174、我們對他人的好惡并不都是依據他們給予我們看來的可能性。我們對他人的喜好是由于他們引起我們對舊客體依戀的共鳴,童年早期人際互動的途徑和基調早已奠定了愛的基本范式。

175、費爾貝恩認為,力比多尋求的是客體,而早期所發現的客體成為日后與他人一切聯系體驗的原型。

176、在克萊因看來,內部客體是想象的產物,伴隨著所有體驗。在兒童的原始思維中,以及在成人始終原始的無意識思維中,由幼兒時的喂養、排便等經驗所產生的透射型和內攝性幻想,會不斷產生關于好的內在客體與壞的內在客體、愛與恨、養育與毀滅的幻想。在克萊因看來,內部客體是精神生活天然且必然的特性;內化的客體關系是思維和體驗的原始形態。

177、在費爾貝恩看來,健康的養育著將導致孩子具有向外的傾向,引導他們朝向能夠提供真實接觸和互動的真實的人。費爾貝恩:內部客體并不是(像克萊因認為的那樣)伴隨所有體驗的必不可少且不可避免的東西,而是補償性地替代了現實事物,即人際世界中的真實的人。

178、在弗洛伊德的早期理論中,被壓抑的核心內容是實際體驗,對這些體驗的記憶由于具有創傷效應,不被允許進入意識。隨著弗洛伊德從誘惑理論轉向幼兒性欲理論,他開始設想壓抑的核心內容是被禁止的沖動,這些沖動因為過于危險而不被允許進入意識。記憶仍可能被壓抑,只是此時的理解變為,記憶之所以被壓抑不是其本身具有創傷性,而是由于他與沖突的、被禁止的沖動有關。

179、費爾貝恩認為,壓抑的核心內容既非沖動亦非記憶,而是關系,是無法整合到其他關系構型中的與父母特征的聯接。記憶和沖動也可被壓抑,但不是由于他們具有創傷性或本身被禁止;而是由于他們代表著危險的客體聯接,并可能把這種連接暴露出來。

180、在弗洛伊德看來,被壓抑的內容是有沖動組成的,而壓抑主體本質上由內在關系組成,即自我和超我的聯盟。自我關注現實和安全,超我關注道德和懲罰,二者聯合起來阻止被禁止的沖動進入意識。

181、在費爾貝恩看來,被壓抑者和壓抑者都是內部關系。被壓抑者是自體難以接近且常常是危險的父母特征相連的部分,而壓抑者是自體與容易接近、較少危險的父母特征相連的部分。

182、如果孩子與抑郁、疏離或沉迷于自戀之中的父母在一起,她自己也可能變得抑郁、疏離或沉迷于自戀性自我專注,以此獲得與父母人格中無法觸及部分的聯系感。

183、病人在克服自身最痛苦的情感狀態時,卻感到正在失去與作為內部客體的父母的聯系,這種情況并不罕見。病人在感到更多快樂的時候,也在某種程度上感到更孤單,直到他們能夠信任自己的成長能力,從而建立新的、不那么痛苦的人際聯系。

184、因為我們所有人接受的養育都不可能是最理想的,所以費爾貝恩推斷自我分裂是普遍存在的。在費爾貝恩的體系里,孩子變得貼近父母的無聲響應特征:抑郁、隔離、受虐、霸道等等。正是通過吸收這些病態的性格特質,孩子感到與父母相連,而通過其他方式父母卻是不可觸及的。這種對父母的內化必然導致自我分裂:自體的一部分仍然指向外部世界的真是父母,尋求他們的真實反應;另一部分則轉而指向作為內部客體的幻想父母,并保持緊密聯系。

185、費爾貝恩感到,一旦與父母的體驗被分裂和內化,在父母吸引人、給人希望的特征(激勵性客體)與帶來挫折和失望的特征(拒絕性客體)之間的進一步分裂就會隨之發生。

186、在費爾貝恩的體系中,孩子渴望的情緒形成了激勵性客體,而不可避免的距離形成了拒絕性客體。

187、對應于內部客體的分裂,自我也進一步分裂。自我的一部分與激勵性客體相聯系,這部分自體體驗到持久的渴望和希望。費爾貝恩把自體的這部分稱為力比多自我。自我的另一部分認同于拒絕性客體這部分自體充滿了憤怒和仇恨,蔑視脆弱和需求。費爾貝恩將自體的這部分稱為反利比多自我。反利比多自我的敵意指向力比多自我與激勵性客體,從反利比多自我的角度來看,這兩者都是錯誤而危險的。

188、我們每個人都是根據最早的重要關系而內化的模式來塑造各種關系。與早期客體關聯的模式成為我們偏好的與新客體建立關聯的模式。描述人類關系之重復性的另一方式是:我們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內部客體關系投射到新的人際情境中。新的愛的客體之所以被選擇是因為他們與過去的壞(令人不滿意的)客體具有相似性;與新伴侶的互動是激起舊的、期待行為的方式;新的經驗被解釋成仿弗滿足過去的期待。正因為這種舊模式的循環投射以及自我實現預言的反復內化,人際關系中的性格和問題才難以如此改變。

189、在費爾貝恩對分析情境的理解中,病人盡管滿懷希望地尋找著新體驗,卻又不可避免地將分析師(在移情中)體驗為舊的客體。病人對人類關系的基本假設和原型是既往建立的,并保持在內部客體關系中,塑造者病人對分析師的體驗。

190、在弗洛伊德看來,是領悟為受分析者帶來自由。她逐漸理解到無意識中以幼兒式的努力所尋求的快樂是不可能達到的,F實原則超過了快樂原則,占據了支配地位,于是放棄了童年早期那些注定無望的渴望。

191、在費爾貝恩看來,受分析者之所以禁錮在神經癥中,并非由于無意識中尋求快樂;神經癥體現了受分析者唯一了解的人際關系形式。無論在現實世界還是在她內部世界的表征中,她感到只有通過痛苦的心靈狀態和自我挫敗的行為模式才能與他人相連。他堅信放棄這些痛苦狀態和舊有行為模式會導致全然地與人隔絕、被拋棄、被毀滅。僅有領悟是不夠的。僅有領悟并不能讓受分析者意識到自己神經癥的努力是毫無價值;她無法想象沒有這些自己會怎樣。

192、根據費爾貝恩的觀點,除非一個人相信存在新的客體、存在著與人交往的其他方式,令她能感到自己看的見摸得著,否則她就無法放棄與舊客體成癮般的強烈聯系。要使受分析者斷絕與分析師之間的舊有的、移情式的聯系,她必須相信更自由的新的關系模式。

193、費爾貝恩確信分析性改變的發生不在于萌生領悟,而在于改變與人關聯的能力,病人有能力與分析師以新的方式建立關系。

194、“喂養幼兒可以沒有愛,”溫尼科特寫到,“但是沒有愛是缺乏人情味的管理,無法成功造就一個新的自主的人類兒童”。這標志著溫尼科特引入精神分析思想的全新觀點:關于母嬰關系和與之平行的醫患關系。

195、溫尼科特關注癥狀(如強迫性神經癥)或在行為中表現出來的性格畸形(如分裂樣退縮)。他關注主觀經驗的質量:內部現實感、生活中充滿個人意義感、視自己為自身經驗的中心,獨特而具有創造性。他發現對他最具有吸引力的病人不是那些受到強烈沖突困擾,或受到干擾生活的、令人費解的癥狀折磨,或承受抑郁或內疚嚴重的病人,而是那些在舉止上和功能上一如常人,但卻感到自己不像人的病人。溫尼科特開始使用假我障礙一詞來描述這種心理病理形式,即個人狀態的本質——主觀感受本身出了問題。

196、溫尼科特提出,嚴重的自我感障礙起源早于俄狄浦斯期,甚至早于嬰兒晚期。他首先將成年病人的假我障礙與他觀察到生命最初階段的母嬰互動中的細微差別之間建立了聯系。影響最大的似乎并不是粗暴虐待或嚴重剝奪,而是母親對幼兒的應答敏感性質量的某些問題,即她對幼兒需求的“處理”。關鍵的不是喂養本身,而是愛;不是需要的滿足,而是母親對幼兒體驗中的“個人”特征所做的反應。

197、溫尼科特設想新生兒像是漂流在有一連串非整合的(而不是失整合)時間片段匯聚成的長河中;零散的愿望和需求自發浮現,當他們獲得滿足,便消融在河流之中。他將這種漂流狀態稱為“聽人自然”。

198、與克萊因不同的是,溫尼科特運用非整合一詞描述兒童最初的心理狀態,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這提示著存在一種體驗,他令人舒適的不連續不同于支離破碎,他彌散但不令人恐懼。溫尼科特認為,幼兒生命最初幾個月的體驗質量是個人狀態出現的關鍵。正是母親提供的環境(而非兒童沖突的本能壓力作用)決定了結果。假我障礙是“環境缺陷性疾病”。

199、在為幼兒提供提供滋養環境時,母親自身的主觀性、自身的利益、自身的節律以及所關注的事物都逐漸退后而成為無足輕重的東西;她將自己的動作、活動,乃至她的生存本身都用來滿足幼兒的愿望和需要。

200、隨著幼兒的需要和愿望在非整合的意識流中浮現,足夠好的母親迅速以直覺了解到孩子的愿望,并安排孩子周圍的世界以實現孩子的欲望。喂養孩子的母親在身體上對孩子需要的應答敏感性(乳汁流出)是更廣泛意義上對幼兒“自發動作”的應答敏感性的原型,母親深深感到需要把自己奉獻給幼兒,稱為幼兒的要求和表達的媒介。

201、溫尼科特指出,正是母親的應答敏感性給予幼兒暫短的幻想時刻,讓他以為是自身愿望創造了他想要的客體。

202、母親在被需要的時候出場固然重要,但同樣重要的是她在不被需要的時候退場。她創建了溫尼科特所稱的保持環境,在這個物理心理空間中,幼兒得到保護而不知道自己受保護,這種特有的無知無覺為接下來自發出現的體驗打下了基礎。

203、在溫尼科特看來,母親是神志不清的。原初母性關注是一種建設性的暫短瘋狂,使母親能夠懸置自己的主觀性,成為幼兒主觀性發展的介質。理想的狀況是,母親逐漸脫離這種替代自我的狀態。她越來越感興趣于自身的舒適、自身所關注的事物、自身的個體感受,因而她對孩子的愿望和動作的反應開始變得遲緩。

204、母親慢慢地、逐漸減少“把世界帶給”孩子,這對孩子的經驗具有強大地影響,有些痛苦但頗具建設性。隨著欲望與滿足之間的差距逐漸加大,孩子慢慢認識到,盡管自以為全能的早期信念既自圓其說又令人信服,但他的欲望并非無所不能。孩子的需要和表達本身并不能帶來滿足,帶來滿足的是母親的反應。

205、幼兒第一次感到自己依賴別人,盡管在外在觀察著的眼中他毫無疑問地一直都是相當無助而依賴的。幼兒逐漸意識到,世界上不止有一種主觀性,而是由許多主觀性;欲望的滿足不僅需要表達,更需要與他人妥協,因為他人也有自身的欲望和計劃。

206、溫尼科特認為發展并不是新階段取代舊階段的一個線性序列,這一點在他關于創造性和心理健康的觀點中很關鍵。完全生活在客觀現實中的人,是缺乏主觀核心的虛假自我,完全依賴他人的期望而動,以外部的刺激而動。

207、早期的經驗使成長中的兒童繼續感到自己自發浮現的欲望和表達是真實、重要,具有深刻意義的,即使他必須在與他人的適應妥協中整合這些經驗。

208、過渡客體既不是兒童主觀創造的,也不是獨立存在、需要兒童去發現的,而是或多或少介乎兩者之間的經驗。從本質上來說,過渡客體的狀態就是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的。在足夠好的養育中最為關鍵的是,父母并不質疑過渡經驗所具有的模糊性。

209、過渡客體一起似是而非的模糊性,緩沖了兩個世界之間的差異。在前一個世界里,兒童自己的愿望無所不能,令客體成真;而在后一個世界里,就要遷就他人、與人合作,兒童的欲望才能實現。

210、過渡經驗構成受保護的領域,為創造性自我提供活動和游戲的空間;他也是產生藝術和文化的經驗領域。一個完全生活在主觀全能中、與客觀現實毫無聯系的人,是自閉的、自我中心的。一個完全生活在客觀現實,沒有根扎于主觀全能中的人,是膚淺地在適應生活,缺乏激情和原創力。而正是過渡國度的模棱兩可,一方面將經驗根扎于自體內部深邃自發的源泉,同時又在另一方面將自我表達與他人的主觀性世界聯系起來。

211、在溫尼科特看來,成人的愛也需要簡短的相互客體利用,雙方都能遵從自己欲望的節奏和強度,而無需擔憂對方能否承受。正是對方的承受力的堅固可靠使得另一方與自身激情建立充分而熱情的聯系成為可能。

212、溫尼科特認為,如果母親無法提供鞏固健康的自體感受所必需的足夠好的環境,兒童的心理發展基本就會停止。他在心理上就停滯于那一刻,而殘存的人格成分在人格核心缺失的情況下繼續發展。真正個人狀態的核心暫時停止發展,取而代之的是對缺陷環境的適應性順從,知道能夠找到一個保持環境,更為自發、真誠的主觀經驗才得以浮現。

213、溫尼科特認為,當養育走入歧途時,兒童感覺不到保持,而是感到沖擊。1)如果兒童表達出自發欲望,而沒有得到滿足,他會感到自己被忽略或誤解,沖擊由此發生。2)如果兒童漂流于聽任自然狀態,而未能在支持性的非整合環境中得以維持,他會感到被迫要關注并應對某些外部世界的要求,沖擊由此發生。3)非足夠好的母親沒有給孩子提供受保護的精神空間,使自體在可以在其中游戲般地擴展并得以鞏固,而是在孩子面前呈現出一個他必須立即妥協、適應的世界,兒童對外部世界的這種過早關注會限制并阻礙兒童自身主觀性的發展和鞏固。

214、根據溫尼科特的觀點,是長期養育失敗引起的自我分裂,一方面是欲望和意義的真誠源泉(真我),而另一方是由于被迫過早地應對外部世界而形成的順從自我(假我)。

215、在溫尼科特看來,精神分析的情境非常適合探索和重建個人主觀性。如同足夠好的母親,分析師提供了一個將自身主觀性暫時擱置腦后的環境。如同足夠好的母親,分析師試圖理解病人的經驗中深層個人化的內容、病人自發浮現的欲望。病人在這里得到了遠離外部世界要求的庇護所;對病人沒有任何其他期待,只需要“存在”分析情境之中,感知并表達自己所體驗的內容。他不必保持連續性和秩序;非整合和不連續是被這個情景所預期和接納。分析師與分析情境提供了保持環境,一度中斷的自我發展可以在這個環境中重新進行,真我可以在這個足夠安全的環境中開始呈現。

216、在溫尼科特看來,病人的問題源自于內部分隔,由于這種分隔使病人與自己的個人經驗源泉割裂。問題不在某個特定的欲望、沖突或回憶,而在于經驗產生的通常方式。分析情境的退行力量主要不是促使舊的欲望浮現,而是促使舊的“自我需要”浮現,即自體成長的發展性需要。

217、溫尼科特認為病人具有強大的自我修復力量,能塑造和影響分析情境,使之提供童年缺失的環境特征。根據溫尼科特的理解,會談內容和解譯幾乎無關緊要;關鍵的是自體與他人關系中的體驗。

218、病人來到分析情境中,尋找自體新生所必需的體驗。分析師把自己提供給病人自由使用,從而為病人提供了缺失的經驗。分析師讓病人感到,是病人自己創造了他,而分析師不指責病人對他的使用,這是病人能重新發現它自身想象和幻想的能力,產生非常真實、屬于自己的、有意義的體驗。

219、費倫齊在理論上強調創傷和剝奪,在臨床上確信,重要的是分析師提供恰當的愛與情感,而不是節制地不滿足病人的需求和愿望。

220、巴林特確信病人,特別是比較嚴重的病人,在分析情境中尋找的不是幼兒性欲和攻擊愿望的滿足,而是一種無條件的愛,是他們在童年被剝奪的“原初客體之愛”。

221、巴林特認為,孩子與母親最早的關系是一種被動狀態,體驗為“原初物質”的“和諧、互相滲透的混合”。更為主動的關系形式和快樂尋求形式是從這種被動狀態之中產生的。早期關系的破裂會產生巴林特所稱的“根本缺陷”,即自體核心的破碎和斷裂,在某種意義上這是病人尋求分析時渴望治愈的根本內容。

222、巴林特的貢獻提供了重新理解困難臨床情境的新角度,他強調病人努力通過所謂“溫和退行”重新抓住失去了的發展機會,并重新擁有曾經解離的自體成分,過去對這種努力的理解非常模糊。

223、哈特曼所探討的適應緯度是認知和知覺功能。而鮑比主要關注的適應性本能動機,則是關于孩子與母親的聯接。鮑比指出,建立與母親的深刻而強韌的聯接是增強幼兒生存幾率的本能系統。與母親越是親近,幼兒越能確保得到更好的照料和保護,以免遭捕殺。

224、鮑比描述了促進母嬰親近、強調依戀的五種本能反應成分:吸吮、微笑、黏附、哭泣和跟隨。

225、鮑比指出,孩子對母親的依戀是本能而非習得,是原初的,而不是母親滿足需要的活動帶來是我衍生物。早期喪失導致真正的哀悼,。

226、鮑比認為,情緒安全感反映出對是否可以找到依戀對象的信心,是通過早期童年經驗而逐漸建立的。不同種類的焦慮都來源于依戀客體分離的基本焦慮;從根本上說,憤怒是對分離的反應和抗議。所有的防御在本質上是反依戀,是抑制基本而核心的依戀需要,而情緒體驗卻正是以依戀需要為核心的。

227、岡特瑞普將精神分析概括為“替代療法”,分析師“代替母親”提供缺失人際環境,即健康自體成長和發展所需的人際環境。他指出,正是養育性的分析關系,既是高度個人化的同時又是高度人際性的,成為治愈手段。

228、費爾貝恩和岡特瑞普都認為退縮和疏離的分裂樣現象存在于所有心理病理形式背后。費爾貝恩曾指出,分裂樣退縮只是遠離外部世界真實的人,分裂樣病人對作為內部客體的幻想形式保持著強烈關聯和專注。于是力比多自我(希望和渴望)與激勵性客體緊密關聯;而反利比多自我(仇恨和絕望)與拒絕性客體緊密關聯。

229、岡特瑞普指出,在面對嚴重剝奪時,力比多自我將會分裂。自我的一部分完全放棄了客體尋求,不但放棄了外部客體,也放棄了內部客體,退縮到一種深深埋藏自己的隔絕狀態。此時自我極度渴望著回歸子宮,并在更加適宜的養育環境重新開始。這個自體部分,即退行自我,表現為彌漫的自我弱小感和深刻的無助絕望感。

230、退行自我禁錮在隔絕狀態之中,這個概念既包含逃離帶來挫折的客體的自體(費爾貝恩的力比多自我的一個分裂成分),也包含由于缺乏適當的促進性養育環境而從未實現的自體成分(溫尼科特的真我)。

231、弗洛伊德認為,社會化過程就是馴服野性的過程。他認為幼兒的經驗中充滿了原始的性和攻擊沖動,在俄狄浦斯危機中達到頂峰。由于俄狄浦斯危機是在閹割的威脅下得以解決,因此有必要將性與攻擊的能量重新導向較為安全的渠道,而在社會化過程中所使用的也正是這些能量,只是此刻以社會可以接受的升華形式表達。

232、“本我”和“自我”既非地點,亦非事物;它們是詞匯,代表著一種組織和思考人類經驗無限復雜性的方式。從本我心病理學向自我心理學轉變,顯示出什么是精神分析的基本任務的思考方式的轉變。本我心理學探討的是達爾文理論革命對人類心靈研究的意義;而自我心理學卻成為研究個人如何形成獨特而穩定的自我感受的途徑。

233、早期自我發展的關鍵過程被認為是取決于驅力過程的起伏變化:馬勒詳細描述了力比多滿足所帶來的促進發展的作用;雅各布森則闡述了挫折在引發攻擊之外還兼具刺激成長的作用。

234、自我心理學家在本能沖突的框架內探討個體的發展;而埃里克森和科胡特則建立了暫新的框架,充分關注深刻復雜的個人主觀性在人際和文化背景下的浮現。

235、埃里克森把個體置于歷史時間和文化背景之下,科胡特則探討自我狀態的現象。

236、弗洛伊德對兒童發展的描述是復雜的,發展圍繞著以軀體為基礎的本能驅力的順序成熟。弗洛伊德的觀點本質上是心理生物學的:精神是軀體的延伸和衍生物;軀體緊張迫不及待地要求行動和釋放,為了疏導和控制本能能量,心靈發展起來。

237、在弗洛伊德的理論圖式中,社會世界是驅力與現實對抗的場所,驅力必須得到控制、壓抑,或在大量偽裝后得到滿足。從傳統精神分析觀點來看,社會不過是自我延伸,同樣擔負著調節驅力的艱巨任務:文化領袖類似于父母;社會力量是經過偽裝的防御;群體動力過程是放大了的心理動力過程。

238、埃里克森認為文化與文化差異塑造了個體的發展。他的理論核心主題是個人與文化的相互滲透:個體的心靈是在特定文化背景的要求、價值觀和判斷中產生和形成的;而個體在生活中努力尋找意義和連續性的努力又影響了文化和歷史的變化。

239、弗洛伊德認為童年是心理生物驅力順序展開、依次呈現,然后得到社會控制;埃里克森確認為不僅如此,童年期也是文化自我保護的方式,文化通過為幼兒的焦慮和身體感受賦予意義而得以保存。

240、傳統的精神分析觀點認為本能驅力是心靈的原材料,通過外界社會力量的塑造和打磨而形成心靈。埃里克森則認為是文化和歷史賦予心靈以生命,本無定性的生物潛能在文化和歷史的介質中被轉化成獨特的人類生活。

241、弗洛伊德的觀點始終以描述“深層”為核心特征:在心靈的表面之下,潛藏著心理動力學的運作;在當前的表面之下,是個體與種族過去的殘余;在社會互動的表層之下,本能力量正力求表達。

242、克萊因認為,好壞兩極源自嬰幼兒力比多與攻擊性之間的本能沖突;埃里克森認為信任和缺乏信任是不同的體驗啊,分別源自于兒童與養育者之間互動的成功與失敗;溫尼科特認為,保持環境為真我或假我體驗的形成提供了基礎,而保持環境的好壞取決于母親,取決于母親的心理動力特征和性格特點;沙利文認為,兒童早期好壞的分裂起源于母親的焦慮點;而埃里克森認為,是文化使生活劃分出安全與危險,愉快與抑制,滿足與挫折,而母親是文化的載體和代表。

243、埃里克森認為,子女養育過程反應了兒童所處的文化價值觀和需求,這塑造了孩子的體驗和日后的認同。

244、在弗洛伊德的發展理論中,在潛伏期開始之時,隨著俄狄浦斯情結的解決,所有的重要發展已然完成。此后的生活基本上只是表現早期已建立的結構。埃里克森則認為自我成長遠遠沒有止步于俄狄浦斯期,所以他在弗洛伊德的個階段中加入了軀體危機、心理生物事件,以便提出他自己的心理社會觀。

245、埃里克森將認同——角色混亂、親密——孤獨與青春期和青少年期聯系起來;將繁衍——停滯與養育子女聯系起來;將自我整合——絕望與軀體衰老的感受聯系起來。

246、認同一詞在不同的語境中傳達多種不同含義,有時……他指的是意識中的一種個人認同感;而有時他又指無意識中對個人性格連續性的追求;第三種情況,則是指自我整合這一潛在機制達到效果的標準;最后,他指的是對群體理念和認同保持內心的共同一致。

247、科胡特所談論的不是戰斗,而是孤立——個人疏離的痛苦感受。

248、科胡特所界定的陷入困境的人不是充滿了對禁忌愿望的罪惡感,而是毫無意義地度過一生。陷入困境的人失去了給平庸注入興趣的生活熱情,他看起來像人,舉止像人,但他感到生活是苦役,成就是虛無。

249、創造的過程受到阻斷;創造的嘗試難以實現。盡管他熱切地、甚至不顧一切地追尋關系,但卻不斷地被拋棄,于是他的悲觀與日俱增,懷疑究竟能否真正從別人那里得到“需要”的東西。弗洛伊德筆下的人充滿了罪惡感,科胡特筆下的人則注定了“悲劇性”。

250、科胡特從內在“適合”的角度看待發展,而不是將發展視為“文化沖擊”,即文明社會壓制人類殘存的野性并令野性最終馴服?坪刂饾u感到,只有在某種特定人際環境中人類才能繁榮發展。這種環境必須以某種方式提供必要的經驗,使兒童不僅能夠長大成人而且能感到自己是個人,是人類社會有能量、與他人有著聯系的一員。

251、弗洛伊德認為,幼兒最初所有的力比多能量都指向自身,他將這種狀態稱為原初自戀。幼兒最初的體驗充滿了魔力和幻想。他沉浸在弗洛伊德所謂的全能思維之中,感到自己完美無缺、力量無窮。通過這些全能自大幻想,幼兒令自己獲得滿足。但挫敗這種滿足的早期事例打斷了幼兒自戀性自我關注。既然無法再以這種方式確保滿足,于是幼兒再重新尋求不完美但卻可靠的滿足方式時,將力比多能量轉向了外部的他人。在此過程中,自戀性力比多正常地轉變為客體力比多,而兒童將父母作為幼年重要的愛的客體。

252、對父母的這種依戀以及在依戀中發展的俄狄浦斯幻想,造成了下一階段的精神阻礙;如果兒童無法放棄這些俄狄浦斯幻想,他的力比多就會固著在幼年愛的客體上,并形成神經癥。日后,當成年的他進入精神分析治療,這些持續的幼兒依戀以移情方式轉移到分析師身上,于是他既能強烈地體驗到這些情感內容,也能獲得具有治愈作用的分析解譯。

253、客體力比多和自戀力比多在本質上是相反的關系。弗洛伊德將力比多的能量庫比喻成阿米巴原蟲:在阿米巴原蟲身體重心的能量越多,它發出的偽足就少,反之亦然;一個人投注于自身的能量越多,可用于依戀他人的能量就越少,反之亦然。

254、弗洛伊德認為,疫情時精神分析治療的情緒核心。只有在蘊含情緒的背景中,病人在分析師身上體驗到來自童年的、強烈沖突的情緒,才能發現沖突的無意識努力。因此,弗洛伊德將發展移情的能力作為受分析的病人的必要條件,“在這個領域必須取得勝利——勝利的表現是永遠治愈神經癥。因此,說了一切做了一切,也不可能在缺席或幻想中毀滅任何人”。

255、對弗洛伊德來說,移情是可分析性的關鍵特征,因此他根據移情對不同心理病態類型進行最基本的診斷劃分。精神病患者之所以無法治療,正是由于他們大量的自我關注阻礙了移情的發展。移情神經癥包括各種可分析的神經癥狀如強迫癥和癔癥;自戀神經癥包括各種精神病狀況,如精神分裂癥和重癥抑郁等無法通過分析過程治愈的狀況。

256、自戀性障礙的所有跡象等同于經典傳統中所判定的無法分析:自我關注、表達流暢而膚淺、妄自尊大、對細枝末節敏感、不懂感情地利用分析師而非真誠地投入合作的分析探尋。

257、經典觀點認為,對自戀性障礙病人去的治愈效果的唯一希望,取決于分析師或多或少能干預個體指向自身的力比多,使力比多脫離防御性的自戀指向,回到更成熟、指向外部的渠道。因此從根本上來說,正是這種自我卷入阻止了移情這一有利的治療手段的發展,所以分析師從一開始就要著手處理這個巨大的缺陷。

258、自戀性障礙案例的傳統臨床治療方式極大地依賴于對阻抗和防御進行分析,以暴露出阻礙真正移情形成的防御過程,并希望將其消除。通過持續、重復地運用面質,分析師會指出病人幼兒式的自我中心或傲慢的特權感。有時,為了打破自戀患者的妄自尊大,分析師會“采用啟發病人幽默感的打趣、玩笑的態度,但常常卻變成挖苦,揶揄甚至嘲諷”。

259、在治療自戀病人時,科胡特試圖懸置自身的經典組織參考框架,對病人談話內容的含義暫不作出任何先入為主的理解。他試圖站在病人的立場,從病人的角度來理解經驗。這種方式,他稱之為共情沉浸和替代內省。如果我們以內省和共情為觀察方式的本質成分,我們就能分辨現象是智力、精神還是心理的。

260、科胡特推斷說,健康自戀的正常發展,會表現在很多方面,如感到內部的穩定和活力,有能力運用才能、穩步達到目標,有自尊在面對挫折時可靠而堅韌,成功時可以高度自豪而快樂。

261、根據科胡特最終建立的理論,健康的自體是在三種特殊自體---客體經驗的發展環境中形成的。第一種經驗需要資深客體“回應并肯定兒童天才的活力、偉大和完美的感受”,帶著快樂和認可來看待他,支持兒童擴展的心靈狀態。第二種發展必須的經驗是兒童與強大有力的他人有密切聯系,“兒童可以仰望他,與他融合成為平靜、絕對可靠和全能的形象”,最后,科胡特認為健康發展需要對兒童坦率并與兒童相似的自身客體,喚起兒童與他們之間重要的相似感。

262、兒童早期的自戀的心理狀態包含了健康自戀的精髓;科胡特指出,必須讓他們自己慢慢蛻變,這種蛻變只需要通過接觸現實就可以實現。隨著兒童對自己和父母的看法在日常生活中遭遇挫折和幻滅,兒童開始理解這些看法具有不符合現實的特性。在健康的發展中,對自己和他人的夸大形象會逐漸削弱到多少符合現實的比例。在總體上支持性的環境中,會發生適宜的挫折,不可避免然而可以調控。在這個安全的背景中,兒童應對自如,承受挫折和失望,并在此過程中內化了自身客體的功能特征?坪馗杏X,蛻變內化的過程,以細小的方式無數次地重復,建立了內心結構,最終形成安全、彈性的自我,保持著原初幼稚自戀狀態的興奮和活力的精髓。

263、科胡特在病人的自戀移情中發現了幼兒式自戀的作用方式的線索,他認為移情界定了那些在病人早期生活中被損害的正常而必須的體驗。

264、科胡特界定了自身客體移情的三種基本類型(反映了童年所需的三種自身客體經驗):盡管在傳統方式上分析師顯得對病人并不重要,但實際上分析師作為一種養育環境是非常重要的,病人在其中可以開始感到更受關注,更為真實,內心更堅實?坪胤Q之為鏡像移情;第二種自戀移情的發展是,當病人把分析師看成是完美出色的,通過他與這個有力而重要的他人的聯系而感到自己更加強大和重要?坪胤Q之為理想化移情。最后科胡特還提出所謂的第二自我移情或孿生式移情,在這種移情中,病人渴望感到與分析師有本質的相似,不是在外部意義上的類似,而是在意義或功能上類似(即感到與同性分析師共享作為男性或女性的感受)。

265、在這些移情形式中,病人感到分析師不是獨立的生命而是病人虛弱的自我所需的延伸,病人預期的對分析師/自身客體的控制,會在感覺上接近于成年人所預期的對自己身心的控制。

266、科胡特發現,傳統技術對自戀移情的解譯是災難性的。如果分析師對病人解譯說(在鏡像移情中)病人的自我覺知是夸大的,需要放棄;或(在理想化移情中)病人對分析師的看法是夸大的、、需要放棄;或(在第二自我移情中)假象地在病人與分析師之間的相似性是防御的或許假的,那么病人的自尊會崩潰,隨之產生的是泄氣的空虛無用感,或報復性的宣泄。

267、科胡特發現,他的病人需要較長時間沉浸在這些移情狀態中,從而逐漸發展出更加可靠的活力或幸福感。過了一段時間,這些病人沒有退行,而是開始茁壯成長,發展出更為協調、堅韌、健康有利的自我感,能夠經受挫折,適應現實生活,并在個人體驗中發現充滿活力的快樂。

268、科胡特認為在分析情境中,病人試圖重新啟動被中斷的發展過程。分析師不可忽視或抗拒這些移情,盡管這些移情可能造成反移情焦慮,但要讓病人體驗到他處于所需要的發展角色中,從而讓病人停滯的發展過程再次開始。

269、科胡特發現,在自身客體移情的早期階段,解譯不僅不必要,而且具有破壞作用;解譯可能令人注意到分析師的獨立性,因此妨礙病人沉浸在發展所需的自身客體經驗中。

270、分析的干預不是給出解譯,而是要說清楚病人需要分析師在這個角色上有缺陷時進行共情。像父母一樣,分析師無法始終完美地符合病人的需要。也像父母一樣,分析師無法讓太陽升起或者保護病人不接觸無情的生活現實。因此分析師像稱職的父母一樣,慢慢地讓病人失望,并逐漸增加,讓自戀移情(通過轉變內化)轉變為更為現實、但仍然有活力而堅固的對自我和他人的感受。

271、科胡特強調病人早期環境中的長期創傷背景,而非由內部產生的原始沖動;他探討病人進行自我保護的熱切努力,而不是病人獲取被禁沖動滿足的巧妙路線。

272、科胡特講弗洛伊德界定為人類動機之基礎的強烈的性和攻擊力量看成是二級得、“瓦解的副產品”,由于自體形成發生中斷,性和攻擊力量試圖挽救一些活力感,否則內心世界將是一片荒蕪。

273、由于他甚至在想象中也無法快樂地體驗自身拓展和獨立帶來的激動人心的巨大喜悅,他試圖自我刺激獲得最低限度的快樂——受挫自體的愁苦的快樂。換而言之,他的手淫并不是驅力驅動的:不是健康兒童尋求快樂的穩固自體所做出精力旺盛的行動。他是試圖通過對自己身體最敏感區域的刺激,暫時獲得他還活著、生存著的證明。

274、科胡特對病人在治療中的攻擊和憤怒的理解,不是認為他們表達了內在力量,而是把他們看成脆弱秉性的跡象。攻擊性的詆毀可能是病人保護自己的方式,使他們在接受分析師成為自身客體時避免所固有的再次受到創傷的危險。當病人進入他所需要的自身客體聯接重新激活的情境時,他深深地、完全地依賴他的有效功能,因此察覺到分析師的不可靠、軟弱、缺乏協調而引發的暴怒,這是可以理解的。在科胡特看來,攻擊是一種反應,而并非一種能量。

275、病人自我實現的主觀感覺和自己的潛在體驗良好地組合為一體,作為一個人保持著跨時間的一致性同時也包容、平衡著各種情緒狀態,成為主要的關注焦點。科胡特試圖選出可能是這一自我實現的操作性的建筑組件的東西,他確定二種基本成分:帶來活力的擴張野心與基本的理想化目標。

276、科胡特設想,健康自體通過才干和技能從這個由野心提供能量的平臺出發,朝向理想化的目標——充滿個人意義的目標。他所強調的依然不是“做”得正確,而是能否感受到生活充滿能量、創造性和個人意義的能力。

277、對科胡特來說,自體成為“人格核心”,是人類能動性的中心,自體本身具有指向“實現其自身獨特的行動程序”的動機力量。

278、1977年科胡特開始認為他的理論不只是適用于比較嚴重的病人這個較窄的范圍,而且提供了一種看待所有病人、所有人的角度,補充了弗洛伊德的觀點。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從根本上看成是在自我調節、自尊和個人活力等問題上進行掙扎的。

279、斯特恩指出,兒童(及后來成人)通過各種它具備的軀體能力,一生之中在連接點和斷裂點之間往復地轉移。這個模型不同于馬勒所描繪的圖景,即幼兒而最初完全處于共生融合狀態,經過數月的重要母親關系才發展到分離和分化,通過這個過程他走出融合狀態。

280、斯特恩認為人類經驗從出生開始就在緊密聯接與分化之間搖擺,這個理解和科胡特頗有共鳴,他最終將自身客體經驗作為心里生活一個持續的,有時作為背景有時突出在前的特征。

281、科胡特逐漸認識到,對肯定、贊美、與能鼓舞我們的人及我們可以尊敬的人聯系等自身客體需要,雖然會經歷成熟和形式的改變,但是他們從出生到死亡持續作用,就像對陪伴或獨處的需要一樣對人的體驗非常重要。

282、斯特恩所描繪的幼兒不僅深深地與母親聯系,而且從出生就向外看,表現出作為建立客體關系的重要基礎的初步的自我界定,這與自體心理學中新近發展的移情觀點相一致。就像幼兒一樣,成年病人也可能在與他人的這兩種始終存在的經驗維度之間變換搖擺:一個對滿足自身的發展和活力持續的需要非常重要(自身客體維度);另一個則依賴于與他人的體驗,他人即使與自身相分離的,同時也被自身在許多不同的地方需要——為了愛、為了交換思想、為了競爭等等。

283、分析師的技藝中的一個重要成分,就是在任何時候確定病人的移情體驗中那一個維度突出在前,哪個在背景之中。

284、在經典理論中,移情被認為是代表著來自過去的移置,病人扭曲了當前以便有空間表達某些被封存的早期幻想或經驗。另一種理解則認為移情是反映著持續起作用的“組織經驗和建構意義的的普遍的心理傾向”是“在病人的早期個性形成經驗中的組織原則和意象的持續影響表現”。

285、移情是病人對分析師此時此地的體驗,而不是通過扭曲把來自遙遠過去什么東西偷偷加入到分析關系中。這種理解隱含著承認病人對分析師的體驗的主觀正確性,病人將分析師這個人和他的行為都“納入”到塑造自己主觀體驗的意義結構之中。

286、科胡特貢獻中最核心和最具創造力的特征是,持續共情沉浸于病人的主觀現實中這個方法學上的革新,以及自身客體和自身客體移情的理論概念。

287、在畢比和拉赫曼看來,科胡特認為內化是來自逐漸挫折(蛻變內化)的觀點,需要擴展成將內化看成是由交互和自我調節、破裂和修復以及情感增強的時刻在內的多重路線所造成的結果。

288、羅伯特-斯托羅洛等建立的“主體間性理論”,認為這是更全面的領域或系統模型。斯托羅洛所強調的不是個體或孤立的自體,而是充分顧及背景因素的主體間性之間帶有交互、相互的影響。

289、巴考爾認為自體心理學構成了關系革命的一半,而客體關系理論則構成了另一半。自體心理學只把他人隱含在與自體的關系中,而客體關系理論則只把自體隱含在與客體的關系之中。在巴考爾看來,人們不禁遭受自我損耗之苦,也遭受自我扭曲之苦;他(像客體關系學者一樣)強調與他人的不愉快關系經歷深嵌在自體內部。

290、在精神分析整個歷史中一直存在的最深的恐懼是,害怕分析會破壞創造力和激情。

291、經典精神分析充滿了理性主義、客觀主義、僵化的父權主義核對常規的成熟的理想化(一種發展的道德規范)這些都與創造力和激情中常常固有的非理性或無關理性相對立。

292、經典分析過程以放棄精神為特征:幼兒的欲望一旦被揭示就一定要放棄,這樣性和攻擊能量才能找到更成熟的滿足模式。在這個框架中,自戀——包括伴隨著如此之多的創造性產品的自我關注和妄自尊大的異想天開——只能被視為自我放縱和幼稚的。

293、標志著后經典精神分析的一個基本特征是,在重點和基本價值觀上從理性主義和客觀主義向主觀主義和個人意義的轉變。

294、溫尼科特強調游戲以及真誠的自體經驗根植于主觀經驗的全能感中?坪氐囊粋核心特征是對自戀的重新界定,從一種幼稚癥形式變成活力、意義和創造力的源泉。

相關熱詞搜索:弗洛伊德及其后繼者 精神分析

上一篇:現代化、全球化是與本土化對立的嗎
下一篇:榮格的陰影觀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五分彩定位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output id="r71fj"></output>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l></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delec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delect></dl>
<video id="r71fj"></video>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
<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video>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output id="r71fj"><font id="r71fj"></font></output></dl><dl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dl><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dl id="r71fj"></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video>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noframes id="r71fj"><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dl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dl>
<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
<video id="r71fj"><output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r71fj"><dl id="r71fj"><output id="r71fj"></output></dl></video><dl id="r71fj"></dl>
<video id="r71fj"><dl id="r71fj"><delect id="r71fj"></delect></dl></video>